我與陶子有約-淨土

10,Apr.
今天陶子來我們學校演講,我和栗子蛋糕顧不得明天要期中考,今天終於可以見識到陶子平日在螢光幕上的妙語如珠,伶牙俐齒,想親眼目睹陶子智慧的風采。
陶子先前出了二本書,分別是「小眼睛」和「小二月的故事」,開場白陶子先介紹她的書,並說明為什麼有這動機來提筆,埋首於文字創作中。
「一本是童話故事-小二月的故事。
為什麼我會想寫童話故事?因為我覺得台灣其實很多年齡層,不只是小朋友,包括你們,大朋友、老朋友等等,都比較寂寞,都沒有人在服務他們。大概有一群會被比較服務的是國中生、高中生,你會發現很多大眾流行文化,甚至三C產品等等,都會針對他們而設計。現在可能熟女熟男的消費能力較高,所以也有人為這群人有多一點的服務。但是我覺得小朋友是我們的未來,我回憶我小時候從來沒有人講故事給我聽過,然後我有點自閉症,我爸媽都很忙。然後我就是把家裡的門打開,躲在牆角玩買菜的遊戲,然後小偷跑進來我沒看到。我從小就是一個只能靠著電視,唱卡通歌長大的小女孩,那我覺得如果小時候有人多跟我講話,那我現我可能會更漂亮一點,所以我覺得其實小朋友更需要我們去照顧他。
那小二月的故事,完完全全是我自己的發想,一個從無到有的故事。內容說的就是十二月個份,為什麼有這樣的排列?甚至我們在中文,雖然是阿拉伯數字12345678,但是我的發想是變成英文的數字這樣子。為什麼他們有這樣的名字?他們一定有他們的個性。那只是希望成年人讀起來,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們看”再見可魯”,會哭得亂七八糟?”莎呦哪啦,小黑”,天哪!你知道嗎?其實人不管是幾歲,在你心裡面的某一個部分,一定有一個最柔軟的部分。那我其實覺得那個柔軟的部分是最美的,不管你幾歲,是很粗曠的男生,或是柔弱的女生。我覺得那個地方多被激發,多被培養,人會變得不一樣,人有不一樣的光彩,所以我才開始想寫這個系列。
那第二本書就是「小眼睛」,小眼睛其實這五年來,將不管是小說類、散文類或是評論類的一些文章,把它集結在一起。那基本上像博客來、金石堂、誠品等等,都是排行榜上。但是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是,我喜歡看人家寫書評,就是他們看完這本書後,對他們的人生有什麼影響?所以在這個小眼睛的部分,那為什麼我當初會取這樣的書名?我始終對我自己的出版,對我自己的文字很有信心,甚至我覺得那是我最後一塊可以自由發揮的園地。比如說,我要主持,可能老闆會有意見,說:「哎呀!妳今天這個髮型不對。妳要穿得更專業一點。妳最好在八卦話題上多說一點…等等。」然後化粧師說:「我覺得眉毛這樣畫比較好…等」SD導播說:「哎呀!妳的角度不對…等」有十二個人的意見,那如果我要拍戲的話,有三十個人的意見。可是我寫書的時候,只剩我一個人,在我自己的房間,然後有一個檯燈,或者是我一個人不管是坐火車、坐飛機,那完全是我自己在裡面,我要誰活就活,要誰死就死,我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我可以讓你們流眼淚…等等。
所以寫作是我覺得最後一塊淨土,我最想要發揮的地方。我就要讓你們看到最真實,或者是血淋淋的我。那在這個文字世界裡面,為什麼我會取名為小眼睛?甚至封面這麼素淨?那我用了一首杜牧的詩”商旅不知亡國恨,隔江有恨唱後庭花“,這什麼意思呢?我覺得說這裡面有很多談到情愛的部分。那我也會自省說,在現在的時代中,大家覺得台灣很亂,那最亂的時代或許也是最好的時代,或許有很多的機會,或許有很多暴力、衝突、怨恨、破壞…等等,但是只要你可以相信,只要你可以繼續創造,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好的世代。
那當然我會覺得說,哎呀~大時代,我怎麼還在寫小情小愛?所以我覺得我是小鼻子小眼睛的在描述。但是話又說回來,誰不是從自身開始做起?教宗的愛,為什麼能夠感化這麼多的世人?我沒有信仰任何的宗教,但是當我看到報導,我覺得很感動的一點就是,教宗對於當然曾經槍殺他的一個恐怖份子,後來那個人被抓起來關了,教宗去監牢裡看他,一直聽他的懺悔跟他說沒關係,他的意思就是說我寬恕你…等等。那在這個過程當中,居然這個槍手變成教宗的好朋友,他在監牢裡面的這些年來,教宗有空的話都會去看他。那在教宗去世的時候,他非常非常的難過。那教宗做到一件什麼事情?他不只感化了這個人,其實他感化了很多很多的人。所以我覺得我們最近在做新聞節目的模擬,就有人問說我:「陶子,妳對教宗過世這個事件,和陳水扁去看他,妳有什麼意見?」我只能在這裡說,我覺得蠻諷刺的,因為在教宗那邊,一個殺他的人,他可以感化他;那在我們這邊,殺他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那個人?但是他已經死了。所以我覺得陳水扁去看教宗喪禮,我覺得是蠻奇異的一個衝突。不過那沒關係,就是我覺得說,其實愛是很重要的,就像教宗他活了這麼多年,在我們的印象當中,他就是穿白袍子的老人,他戴一個小圓帽出來揮手。可是事實上,他在走的時候,他說:「他很快樂,我希望你們也很快樂。」其實這就是最小最小的事情,但是這個小小的宇宙所發生的事情,就是可以大到影響所有的事情。
從最芭樂的-第五元素好了,第五元素,拯救地球的力量是什麼?就是–愛LOVE。你要吻我一下,我才能夠射出力量去打那個火球。記不記得,You Kiss Me ,就有power,有這種感覺。
但是我剛才進來你們的校園,如此的遼闊,我心裡就在想,像以前卜學亮跟他的老婆在大學時代認識的時候,他那個時候愛打麻將。他老婆常常就講說:「哼~你又在打麻將。」然後就跑出去了。那卜學亮就會去追,說:「不要跑,不要跑。」那我剛看到你們的校園時,我覺得你們好辛苦喔!一定都說:「不要再跑了你~~」,根本就追不到,有沒有?你們是幾百甲的地,對不對?我好像來這邊住喔!而且剛看到獸醫所,聽說妞妞住這邊,對不對?我看到這一大片的緑,一大片的天空。反而是我們幾個從台北來的鄉巴佬,我們就說:「哇~~這個學校好屌。哇~~還有這麼大的體育館,裡面有幾千公尺。還有什麼戶外的壘球場…等等,什麼的。哇~~~」,然後就覺得你們跟別的學生有很不一樣的,這是上天給你們的寵愛。你們光是環境就不一樣了,你們每天看到的就不一樣,呼吸到的就不一樣。你們不會中毒,你知道嗎?這邊都是有機的。因為在台北很多的大學,我覺得他們好可憐,小小的籃球場,小小的活動中心,然後停車位也是很擠,一出去就是很吵鬧的台北市,一出去就有車禍或是打架,所以我覺得今天可以在這邊相遇自是有緣。」
聽完陶子所描述的心靈淨土-寫作,真是和我不謀而合呀!
因為我也是,從小到大,我的文科一直還不錯,但是,從來不知道我的文筆還不錯,這是當初自己沒有發掘出來的一項隱性特質,現在,在新聞來可以完完全全發揮,作自己。
之前,我倘若是心情不美麗,我也是用寫作來抒發,我會在自己的word中打入事情的起因及我的不滿,當然,可能加了一些難看難聽的字詞兒(這種文章不會上架在新聞台啦),有一位朋友問我為什麼要這樣,這樣做對妳好嗎?所有的思緒都是負面的。我告訴他,若我不這麼做,我會很難受,情緒沒有出口,要我一直積在心裡,然後一直等到越過飽和線,而傷及無辜?No!我不是這樣人,寫作抒發,過了,我就好了,來的快去的快,不會讓壞心情在隔一天上演,所以,你說,我的寫作抒發和那些瘋起來喝酒罵髒話的人相比,是不是層級高了些?
很高興我學會用很理性的態度及方法處理讓人傷腦筋的問題,我,運用我的智慧,成長著!
題外話:以前的我,心情不美麗時,就自己一個人晚上去跑操場,心情極差時,就自己一個人晚上去跑校園,我很享受自己一個人晚上在校園中慢跑,很自在很舒服,腦袋真空,只要腳不停得跑不停得跑,跑到我累了為止,然後回家沖個澡,好好睡一覺,隔天又是一條好漢!
照片說明:在校門口的歡迎海報。

廣告

Categories: 慢活情調,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