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陶子有約-劈腿

””劈腿是另外一個選擇?還是萬惡””
「我啊!那時候其實羅志祥在記者訪問時,講了一句話,我說:「哇!小豬,我好欣賞你,我想講這一句話,但是我又不敢講。」我最討厭第三者,我也很討厭人家劈腿。因為我覺得那是一種非常非常不尊重的行為,如果你在真正的愛裡,你的眼睛真得容不下。人家說情人眼裡容不下一粒沙,那妳怎麼會容得下另外一個四、五十公斤的人呢?不可能的嘛!如果你真得能夠同時愛上兩個人,那就代表你對這兩個人的愛都不夠,我覺得是這樣。
好!我拿一個例子來講,最近我們看到的一個新聞,查爾斯王子和他所謂的情婦卡蜜拉,經過三十多年的戀愛,他們終於結成連理了。很多人擁黛妃派的就很生氣,還去拉布條說:「妳下地獄吧!」就抗議他們這樣。OK!很多人會從這個角度去看,說卡蜜拉妳是個第三者。但事實上,最早開始,查爾斯是最先開始碰到卡蜜拉的,在一九七一年他們就認識了,甚至如果你們有看新聞的話,查爾斯王子的袓先和卡蜜拉的袓母,他們也是情人。第一次當卡蜜拉在馬球俱樂部遇到查爾斯王子的時候,她大概很喜歡他,我也看到他們的照片,我發現每個人都年輕過。查爾斯王子那時候也不賴,然後卡蜜拉那時候也是年輕氣盛的小野貓這樣,兩個人在大樹下被媒體拍到一張,兩個人側臉相對看著對方。在一九七一年兩個人相遇的時候,卡蜜拉很確定她喜歡這個男生,他就跟查爾斯王子說:「我們的袓先互相喜歡,那你覺得我們呢?」這個女生非常勇敢追求她所要的愛情,那查爾斯王子因為有裏足不前,他也不確定。因為男生在年輕的時候,心很容易浮動,他也不確妳是不是我一生中唯一的那個愛。因為年輕人心比較野,都會覺得這個不錯,那個也很好,什麼之類。OK!他也不確定。那接下來的幾年,就有人幫他介紹了黛安娜王妃。其實黛安娜王妃在十六歲時,就跟查爾斯王子在一個PUB碰過面了,而且最要不得的是查爾斯王子愛上的是黛安娜的姐姐,他跟她姐姐交往過。那後來因為她又是幼稚園老師,又是個處女。那或許伊莉莎白女王覺得她是身份正確的,那再加上或許查爾斯王子對她的印象也不錯,就娶了她。但是娶了她幾年之後,黛安娜王妃發現查爾斯王子沒有停止過對卡蜜拉的聯絡或者是愛。她就會覺得說她受不了了,後來在有一年媒體訪問黛安娜王妃時,她說:「我們婚姻中有三個人,實在是太擠了。」
然後我再看到我爸媽的婚姻,我就開始覺得說人在這條感情的這條路上,一樣要跟你的人生一樣,你要很早確定你自己的態度。你要遊戲人生,你就遊戲人生,但是請你自己要訂好一個遊戲規則,就是告知你的對象。比如說:「我已經有老婆了,可是我還是在亂玩。你知道嗎?你也是這樣跟我玩的喔!」那我覺得你告知,讓人家知道,那如果對方願意配合的話,那就是他個人的事了。或者是你根本就不結婚,你就是要雲遊四海,遊戲人間,這也OK。
或者是你很想找到一個愛你,你也愛他,屬於你的那一個人,也就是One A Only!你要想清楚。因為我看過太多人一直轉轉轉,浪費時間,一下沾這個,一下踏兩條船,然後怎樣怎樣的,你覺得會有人開心嗎?劈腿過後有誰開心?有啦!就是一時偷情的刺激。但是佔那段戀情的百分之多少時間呢?接下來可能你的正宮、你的原配、正宗的老婆開始不爽,懷疑、查勤,然後你要開始躲。這樣不覺得很辛苦嗎?何必呢!我覺得劈腿根本就是第一個不尊重。因為你在跟這個第三者做愛時,你有沒有想過,你也跟你老婆或女朋友做愛時,都說過”我愛你”,那你怎麼又去跟別人這樣講呢?而且我常常看到很不負責的人,不論是男生或女生。
我講男生好了,我看過一個導演,他就是每次出外景時,都帶著他的小馬子出現。到那個時候,男生就會覺得我是一個導演,我很大,把妹很容易嘛!然後小馬子就在旁邊想說可以躍上大銀幕。那我就看到了覺得看不過去,因為我知道他有老婆和小孩,我說:「你怎麼會這樣?」他就說:「沒有,我婚姻不幸福。我跟妳講,我快跟我老婆離婚了。」他這樣講,講了大概兩年,然後最扯的是他老婆又懷孕了。那你覺得這尊重嗎?如果你夠愛外面的那個人,我們講查爾斯王子和卡蜜拉,老實說還真佩服他們這一點。他真得愛這個女人,你看要跟伊莉沙白女王相抗衡,要抗衡多久?他願意這樣做。然後媒體怎麼看他,會不會影響皇室的穩定度?如果皇室只要英國民眾民調說:「我們需要皇室嗎?不事生產,但是維持一個皇室的形象,好像是英國的標章,我們需要嗎?」可能民意調查低於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四十就不要了,我們要這個皇室幹什麼?那皇室也知道媒體喜歡什麼?大眾喜歡什麼?你跟黛安娜就對了啊!你就一個人老死吧!你不要再亂搞了,但是他不管。但是我倒佩服他這一點,他很堅持他其實愛卡蜜拉愛了三十幾年,只是中間可能有家庭因素、政治因素、媒體因素、輿論壓力,他沒有辦法。
那劈腿幹什麼呢?我覺得劈腿其實最悲哀的是,其實你兩個都不愛,或者三個、四個、五個,你都不愛。然後你也永遠都得不到真愛,你覺得劈一劈,有人會留下來嗎?而且請問被劈的人開心嗎?或許有少數比較奇異的精神狀態下,可能會覺得好爽,也有人跟我一樣被你這樣子搞。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是先請問你自己,有一天你被劈的時候,你會開心嗎?這樣的話,你再去決定要不要劈別人。劈腿幹嘛呢?你要真覺得這個不好,你就跟他分手嘛!不就這樣嗎?那你幹嘛這個吃了又不肯放?然後又去沾另外一個,所以我是堅絕反對劈腿。
那很多人就覺得說:「那感情沒辦法控制怎麼辦?」那我覺得如果外面那個那麼吸引你,請你做一個有種的男人或女人,你就把裡面的斷了,這是一種負責任。你要告訴他接下來的人生,我沒有辦法跟你一起走,你請自己走好嗎?或許對他來說是晴天霹靂,但這種傷害不會比一打開發現你們倆在床上搞更痛,對不對?你們會喜歡陳勝鴻嗎?你們有人是他的Fans嗎?看!對不對?然後又說謊,又亂搞的,我就覺得很糟,怎麼會這樣呢?那演藝圈太多例子,我也不想講。我覺得劈腿的人基本上要不就是有一種炫耀的個性,他就是覺得我可以這樣幹,我很行。但你真得覺得這樣很行嗎?像美國現在的年輕人,他們甚至走上街頭,有一個運動叫做”純愛”。那現在日本也興起這樣的風潮,很多電影、小說,你們都看到了,比如說”現在很想見到你”、”在世界中心呼喚愛情”。那其實為什麼會回歸到最原來的原始點”純愛”、”One By One”,為什麼?
其實那個才是一個最溫暖,最會讓你成長,不會痛苦,大家都開心的力量,對不對?你劈腿很快樂,我真得很想問,那同時被劈,如果大家都知道實情,也覺得很快樂,那你們就去Happy!可是知道事情之後,誰不是痛苦?誰不是潑硫酸?誰不是找人去扁他?去劃花他的臉。恨!哭!喝酒!然後亂七八糟,人生不行。所以劈腿不行的啦!好不好?我希望從你們這一代開始做起。如果真得你喜歡另外一個人,OK!你把原來這個結束掉。不是說你不能喜歡別人,沒有,因為感情隨時在變。
我想陶子說了那麼多,也夠精彩,我真的不知道要再說些什麼了。
好前一陣子,我看蔡康永的「二代電力公司」,那一集內容談論『劈腿』這個議題,他們對劈腿的定義,聽得我是瞠目結舌,因為有一個男生說,他劈腿的定義是在於有沒有發生性關係!我的天阿!是我的耳朵壞了,還是電影壞了,先生,你的尺度也太大了吧!竟然在電視講你自己這種荒謬論,而且離譜的是,竟有人贊同,這一群人,去死吧!社會會腐敗淫亂就是有你們這種愛瞎搞的人,我非常不恥。
愛情,是美好而讓人所想要真心擁有的,也想要在一段真摯的感情中,得到依靠與信任,為什麼你要愛很多人?我對你忠貞卻換得這下場,那要叫那些人情何以堪?我真的不懂?
愛情,簡簡單單,彼此欣賞與信任,不是很棒嗎?
所以,我認為,愛情,是絕對的佔有,而不是大方的和另一個異性一起share,我不同意,也不允許劈腿發生,連「精神外遇」的情況也不准發生,我如此忠貞的愛你,也請你以「同理心」以同樣的心來愛我,這是我最最基本的要求,否則,將會荒腔走調,一切追不回「原來」,那再多的心痛與淚流與時間的復原,都抵不過一句「當初,我為什麼要愛你?」不是嗎?
檢示一下,自己對「劈腿」的定義在哪兒吧!
照片說明:穿紅色小碎花連身洋裝的陶子。

廣告

Categories: 慢活情調,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