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話,只作伴

摘要
我們說了這麼多的話,關於過去,關於現在,關於未來。
然而,過去已消逝,現在變化著,未來不可知。
說話,愈來愈不重要了。
感情到後來,都會走到沒有太多話好說的境界吧。
不過就是並著肩走一走,牽著手坐一坐,
安安靜靜的看著廊前的曇花在黑夜裡陡然綻放。
不說話,我們才能聆聽彼此。
前言
有一天,我忽然不想說話了。   
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也沒有受到什麼刺激。這感覺倏忽而至,卻如此充盈飽滿,好像已經在暗地裡醞釀了好長一段日子。
  
小時候,我是個愛說話的小孩;長大後,我是個會說話的女孩,直到現在,我教書、演講、主持廣播節目,深深瞭解語言之於我,是多麼重要的工具與魅力。我知道人們期待聽我說話,我知道自己的話語能令人感覺幸福,我讓他們發笑了,我讓他們落淚了。某一個部分的我,因此而完成了。
可是,另一個部分的我呢?   
當我不說話的時候,其實,更自在愜意些。   
我聆聽著,觀察著,感受著,哪怕是孤單一個人,也能夠感覺幸福。   
可是,我並不真的喜歡孤獨,所以,我戀愛。   
戀愛有時那麼恬靜美好,有時卻比孤單更寂寞。   
年輕時候,我認識一個男孩,他花費不少心思取悅我,而我享受著被捧愛呵護的感覺,就像是許多戀愛中的女孩一樣。約會的時候,去哪裡玩?搭什麼車?吃什麼東西?看什麼電影?旅途中聊些什麼?都是他的事。我只要微笑和點頭就可以了。
有一次,他頗有感觸的說:『希望我下輩子投胎做女人就好了。』   
『為什麼想做女人?』我聽過很多女人下輩子想做男人,卻沒聽過男人想當女人的。『當男人一天到晚找話題,好累喔。』他又像認真,又像頑笑的抱怨著。   
找話說,是男人的責任。好長一段時間,我都這樣以為。   
我的一個女性朋友聽了我的說法,非常不贊成。她說,當她戀愛的時候,情人悶不吭聲,都是她找話題,一直講笑話,就像是現代版的一千零一夜。所以,她得出一個結論──比較在乎的人,就是會努力找話說的人。   
原來,是因為在乎的緣故啊。   
後來,我學會了在乎,在戀愛中與情人說過許多極其纏綿悱惻的言語,有些話說出口來,連自己都被震懾感動了,驚詫於愛得如此深摯,宛如站立在危崖,並無恐懼,亦無退意。這麼清醒,這麼絕決。   
將來有一天,這些事和這些話,都是會忘記的吧。   
那是在落過淚之後的某個黎明,我的情人這樣對我說。他是個悲觀的人。   
我的回答是:『就算都還記得,將來的某一天,也是沒有用的啊。』   
原來,我也是悲觀的。   
再悲觀的人,再毀壞的人,也要愛。   
只是,不一定有將來。   
我們說了這麼多的話,關於過去,關於現在,關於未來。   
然而,過去已消逝,現在變化著,未來不可知。   
說話,愈來愈不重要了。   
可是,我們並不明白這件事。我聽見那對人人稱羨的賢伉儷離了婚,和其他所有人一樣詫異,他們當年相親相愛是出了名的,如果有『好愛情』奧運的話,是可以出國比賽的選手。為什麼兩夫妻都有良好職業,孩子也都大了,竟然會分開?『沒辦法啊。』那男人疲憊的說:『已經沒有話說了,走到盡頭了……』   
感情到後來,都會走到沒有太多話好說的境界吧,不過就是並著肩走一走,牽著手坐一坐,安安靜靜的看著廊前的曇花在黑夜裡陡然綻放。   
曾經,認識新朋友便焦慮著沒有話說,好像不說話就沒有禮貌,於是,興高采烈的把場子炒熱,很多時候言不及義也無所謂,最重要是怕對方感到無聊。
  
我不想說話,也不想看著朋友為了找話說太費力氣,漸漸的,連新朋友也不認識了。這下更落實了一個古怪女人的孤僻生活。在我的孤僻生活中,還是有美好甜蜜的部分。像是在這本書中那些私密的感情經歷,已經出發的,從未抵達的,這些那些,永恆的剎時。   
十二篇長篇幅的散文,是WITH雜誌在台灣創刊邀約的專欄,我用著一整年的時光,發掘自己的前半生,並且進行著悠悠的對話。至於短篇幅的散文,是我的愛情『擬物法』的書寫,有幾篇是發表在皇冠雜誌,和大陸的ELLE雜誌上,有幾篇是蘋果日報的專欄稿。   
這本散文集,最終沒有叫做『我的孤僻生活』,而叫做『不說話,只作伴』,表示我對人生還是有所追求的。   
不說話,我們才能開始聆聽彼此。   
不說話,只作伴。是我嚮往的感情生活,必須經過更長久的時間才能抵達,而我已經出發。 2005年 7月6日 關西飛台北路途中
內文精要
★ 女人,是男人的小紅娘
在熟女讀書會中,我們談起奇妙的『邂逅』,人與人是如何相識的,又是如何才會產生了情感的?梅芳結婚十年了,說起她和先生的緣分還是很興奮,她說先生原本並不是要追求她的,而是要拜託她幫忙,去追求她身邊一個『仙女型』的女同學。女同學長得漂亮,又有氣質,家境富裕,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追求她的人可以從操場排到校門口,情書幾乎要用麻袋裝。梅芳是她的好友,也是她的秘書,常常要幫她看信,瞭解那些追求者的情況,提供給仙女參考。梅芳說,是她從眾多追求者中挑出她的先生的,她覺得這個男生性格很好,人品也不錯,只是,她完全沒向仙女推薦,她其實另有主張。
她約了男生出來見面,先告訴這個男生,他要面對的是怎樣的激烈競爭,再告訴他,自己對他的欣賞,很願意幫他的忙。男生當然感激她的好意,也感動她的知遇,立刻對她坦誠自己的許多想法和心意。
『成為他的同路人,是第一件重要的事。』梅芳如此說。
既然擔任了紅娘的角色,自然他們倆見面的次數就愈來愈多,梅芳傾聽他的想法,給他許多讚美和肯定,偶爾也把仙女的狀況透露一些給他知道。當他期望和仙女見面的時候,梅芳就會消失一陣子,讓他積極尋找,找到的時候,便很愧疚的說:『對不起,我沒辦法幫你,我不好意思跟你見面。』男生急急表態,他們是好朋友,見不到仙女沒關係,但,他希望他們還是好朋友。『讓他慢慢發現我的重要性,這是第二步。』梅芳是有計畫的。
當他們夜夜電話聊天聊上一、兩個小時,男生也約她去看電影,走路的時候靠她愈來愈近,梅芳知道時候到了。她告訴男生,最近有另一個男生在追她,她需要聽聽他的意見,他開始焦慮,她乾脆避不見面。男生終於忍不住向她示愛,說他其實已經喜歡上她了,她比仙女在他的心中還重要,他想和她在一起。梅芳說這是不行的,你只是把我當成仙女的替身。男生懇切的說:『陪我聊天的人是妳,為我加油的人是妳,跟我看電影的人也是妳。別的女生對我根本沒有意義!』
原來,男人是這樣愛上紅娘的。
很多女人樂意幫男人牽紅線,扮紅娘,對於某些被動型的男人,他們就在等待著一個殷勤的女人,為他們擘劃情感道路與未來的人生。這些紅娘通常也具有某種特性,她們熱情、樂觀、開朗,在男人猶豫不決的時候,推他一把;當男人失意沮喪的時候,鼓舞他力爭上游。
如果初次介紹就成功了,也就功德圓滿。如果屢戰屢敗,男人便會開始思索,在這個世界上,其他的女人都對我不屑一顧,真正能夠賞識我的,不就只有紅娘一個人嗎?從慚忑而感激,由感激而生愛意,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只要女人願意放下身段,充當紅娘,就有可能變成新娘。
≡≡≡≡≡≡≡≡≡≡≡≡≡≡≡≡≡≡≡≡≡≡≡≡≡≡≡≡≡≡≡≡≡≡
這一陣子,總是看到朋友們的MSN ID 打著「不說話,只作伴」,納悶之餘,猜測著最近又流行這句話嗎?後來才知道是張曼娟的新書,因為書名取的好,傳得快。
朋友問我,不覺得「不說話,只作伴」很美嗎?
是呀!是很美的一個境界。
我們可以不說話,而緊緊依偎嗎?什麼都別說,我知道你在身旁。
昨天夜裡在等一位朋友,等著等著,不知不覺就把這本書看完了,書看完了,還沒有等著朋友,便去休息。夢中還出現著有些touch到我的心的部分,產生共鳴。

Categories: Opinion,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