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Va教育明燈【非說不可】

寫在前面,這一篇非常嚴肅,是我幾天下來的個人觀點,文字或許會有些銳利,但是都是最赤裸的想法。會寫這一篇,表示我有在思考,而不是活動結束就什麼都結束了。
在十七日下午,欽暉和素錦去東河,我在大姐留在宿舍中休息。我正在寫我的新聞台,而大姐手抓遙控器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是我先發聲,和大姐聊了起來,我說了一句:「這和我預設的落差太大。」
寫到這,再把時間拉到星期一(13,Feb,06)
星期一早上,在我們準備要出門之前,校長來探視我們。當然,一開始當然是說歡迎我們加入之類的話,主題是,上學期,在金車基金會的規劃之下,每星期都有來自不同地方、有著不同專長的志工到學田國小服務,但有些志工向基金會反應,認為志工應該可以多發揮一些自己的專長和小朋友作分享,而不是將大多時間投入在課後輔導。所以從這學期開始,校長希望志工在小朋友寫完作業時,可以發揮志工專長,我們也覺得這提議不錯。
每個人開始想自己要教什麼?
欽暉有準備『西餐禮儀』,素錦是準備『垃圾分類』(應該是吧?我不太記得了),而我是準備『北大武的故事』和『民歌教唱』、『小小利樂包』,而大姐沒有特別準備,要我們三個好好發揮啊!
以下文字,是十七日下午我和大姐所討論的議題。
這和我預設的落差太大。
是的!這是幾天下來我的感想。原以為鄉野的孩子是非常天真、善良、熱情的,他們有這些特質,但是已經磨損了。
好吧!我承認,我對於六年級女生的表現深感不滿,而這篇的內容也大多是針對她們。小團體會害了她們。低、中年級,據我觀察,是可以打成一片的,寫作業狀況也非常良好。六年級女生寫功課時,邊講話(而且是講非常大聲,深怕別人不知道似的)邊寫作業還邊吃零食,她們會向低、中年級的小朋友咆哮,大叫閉嘴。那妳們在大吵特吵時,是不是換我要大叫妳們閉嘴?我只能按著性子,請她們小聲一點,她們大概會小聲五秒鐘而已吧,又故態復萌。
寫完作業,學校是非常鼓勵學生閱讀。所以小朋友作業寫完,我總是不耐其煩的一直問:要不要找一本書來看呢?乖巧的小朋友就會開始找書來看,但也有非常多小朋友不想閱讀,在圖書室中大聲聊天,跑來跑去,鬧別人的,不但影響到圖書室的安寧也影響到想要閱讀的小朋友。有時候,我真的不懂,寧願聊天也不願意閱讀,我非常想告訴那些人,麻煩你(妳)明天不要來了。這五天中,有好幾位小朋友在閱讀時間,一本書沒沒碰,我們志工拿他們沒輒,看倌們,你們說,怎麼辦?
還有,在【受傷的女孩的眼神】中寫了,小朋友用「命令」式的口氣和志工老師說話,我不需要妳命令我,還有,妳憑什麼要我要遵照妳的命令?憑哪一點?憑我是志工老師嗎?這樣的態度,究竟是誰造成的?志工們來來去去,小朋友們接觸過非常多的志工,我在想,是不是以前的志工對小朋友太好?喔,我來說一個例子好了。晚上七點到九點,都是由志工老師協助課後輔導,學校的老師偶爾會來看一下。學校老師不在,小朋友就像是家裡沒大人一樣,又吵又鬧,老師來的時候圖書室中所有的小朋友就會立刻安靜,等老師一走,回復成吵鬧的樣子,看在志工的眼裡,果然是標準的《不把志工老師放在眼裡》。
校長說了,希望志工們可以發揮志工專長。我們當然希望帶給孩子們新鮮的事物,但是孩子們總是興趣缺缺,還大喊好無聊,聽到這些話,哪裡還有鬥志繼續下去?我們的熱情也被孩子們澆熄了一半。
那天和大姐談到這個點,大姐說了,志工們教給孩子的都是蜻蜓點水,很淺很表面,相對的也非常容易忘記。教育是縱向、深層具連貫性的,我相信所有家長一定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所成長有所進步,應該不是今天和誰誰誰聊天聊得好高興吧?大姐說了一個構想,我覺得非常棒,大姐說,基金會其實可以以『月』或是『季』為主題,例如這個月都是學話劇,讓小朋友學一個月(包括編劇、道具等等,全部自己來),然後作成果發表,邀請學生家長來參加,讓家長看到自己孩子在學校學到什麼,讓學習看得見。那相對的,在志工招募時,可以選擇喜歡的主題來參與。
最後,我要離開之前交待一位小朋友:「下星期有新的志工老師來,你要乖一點,知道嗎?」你們知道他回答我什麼嗎?「再看看!」
後來這位小朋友也說了,以前有那種比較有年紀的志工,都對他們超好的,還有人買遙控車給他和他弟弟。聽到這,我在心裡想,孩子的偏差價值觀已經出現了,送價值高的禮物才叫對他們好嗎?小朋友的價值觀也因為渡假志工的入侵而產生偏頗,這些,也是用錢買的到的嗎?
最後,來談談態度。
我不敢說要怎麼做才是小朋友口中的「好」,但是會參與志工活動的志工們,我想大多是抱持的服務熱忱前往的。
一樣是小朋友,為什麼態度差那麼多?
我不曉得學校是怎麼告訴小朋友們,為什麼志工老師要去學田小學,中、低年級的小朋友,談「態度」好像太over,那我們來談六年級的小女生。
六年級這個階段的學生,大部分都已經有主觀意識,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知道什麼該做,知道什麼不該做,既然已經有了這些認知,我非常懷疑,為什麼她們還是極度幼稚與無知?我回想起我小學六年級時,雖不說有多優秀,但倒也是安份守己,難道因為我是北部小孩嗎?我想應該不是吧?這裡的老師也沒有比較差,在基準點也都還是一樣的啊!所以,我百思不解。依我看,只有『自己』知道吧!

廣告

3 Comments »

  1. DEAR 台長,
    看了你的信,身為金車教育基金會的一份子,感到很難過!
    我目前在負責泰北的活動, 泰北的志工都很棒, 也很努力朝我們共同的目標–讓孩子更有能力而努力!
    我們不以給孩子物資為主, 而是教他們不同的知識, 有機會歡迎你來瞭解哦!
    版主回覆:(07/11/2007 08:38:46 AM)
    我當初就是認同這個活動才去的,但是後來是雙重失望,對基金會很失望,對孩子們也很失望,這活動在我參加之後發現有很多潛在問題,只是我不懂為什麼沒有人看到問題?而是一昧的讚賞?搞不懂究竟是誰的價值觀出現問題?

  2. 我覺得, 孩子們從小就要在&quot家教&quot和&quot學校基本教育&quot中教導尊重和應對進退的禮儀. 親身體驗和知識, 還是次要, 物質更不是台面上的話.
    價值觀和人的&quot品質&quot 才是最基本的. 這是孩子們的錯嗎?!!! 我想是整個社會的責任.
    版主回覆:(07/19/2007 02:28:41 PM)
    教育真的很重要沒錯,我不知道台灣的教育是哪一環節出了問題,讓孩子們的價值觀如此扭曲?造成孩子出錯的原因,恐怕不只是社會的責任而已,很多時候很多人把錯都怪在社會,卻沒有思考,自己做了哪些。

  3. 您好,我在學田待2周,滿懷期許去,談不上敗興而歸,據我的觀察高年級有一位女生非常自我還會瞪志工老師,她每天去課輔 (沒帶功課),目的可能是為了接近某位同學,部分孩子心智不成熟,希望你能原諒她們的行為,短期課輔確實無法改變啥麼,但求盡心盡力,祝福您………….
    版主回覆:(05/16/2011 07:32:54 AM)
    lulu你好
    我是2006年去的,不是最近,所以你說的女生我可能也沒有遇到吧。只是我覺得這美意跟善舉不應該這樣被糟蹋,我們也是要花時間花錢到那邊當志工,雖然說甘願做歡喜受,但去回來只有一肚子氣,可不是大家所樂見的,期盼深切思考並改善孩子們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