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樹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是有人偷了他們罷;那是誰?又藏在何處呢?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現在又到了那裡呢? 我不知道他們給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確乎是漸漸空虛了。在默默裡算著,八千多日子已經從我手中溜去;像針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裡,我的日子滴在時間的流裡,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子。我不禁汗涔涔而淚潸潸了。 去的盡管去了,來的盡管來著;來去的中間,又怎樣地匆匆呢。早上我起來的時候,小屋裡射進兩三方斜斜的太陽。太陽他有腳啊,輕輕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著旋轉。於是—-洗手的時候,日子從水盆裡過去;吃飯的時候,日子從飯碗裡過去;默默時,並從凝然的雙眼前過去。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時,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天黑時,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身上跨過,從我腳邊飛去了。等我睜開眼和太陽再見,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著面嘆息。但是新來的日子的影兒又開始在嘆息裡閃過了。 在逃去如飛的日子裡,在千門萬戶的世界裡的我能做些什麼呢?只有徘徊罷了,只有匆匆罷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裡,除徘徊外,有剩些什麼呢?過去的日子如輕煙,被微風吹散了,如薄霧,被初陽蒸融了,我留著些什麼痕跡呢?我何曾留著像游絲樣的痕跡呢?我赤裸裸來到這世界,轉眼間也將赤裸裸的回去罷?但不能平的,為什麼偏白白走這一遭啊? 你聰明的,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 朱自清《匆匆》 是的,用朱自清的『匆匆』真是太貼切不過了。 剛才在整理我的書,想把現在不會用到的書先整理整理,反正也不會用到了,反正遲早都要整理,這一樣的動作,四年前也是在發生…。 「妹妹啊!妳真的要帶這麼多東西去哦?」母親看到我要帶去學校的行李,忍不住問了我。 「是呀!去那邊,人生地不熟,把東西都帶齊全一點比較好嘛!」我嘟嚷著回答。 我列了一張清單,上頭爬滿了我列的物品,每準備好一項,我就用黑色簽字筆在上頭劃掉,表示已經準備好了。真興奮,明天要去學校了。我親愛的學校,我來了! 今天是個豔陽天,當遊覽車緩緩駛入學校,映入眼簾的是大草原與陽光。我永遠記得那天,校園好忙碌、好欣喜,更有許多家長陪同孩子到新環境,我母親也是,那是我母親第一次到我的學校。 信齋305,我母親和Jason一起幫我將寢室整理好,晚些會兒,我也見到了我的室友們,很新奇的生活,要開始了!隔天早上,我偷偷問了陳小姐:「妳昨晚有睡好嗎?」「沒有耶,幾乎沒有睡!」「我也是耶」想必,新生活的第一日,有許多人和我一樣,在夜裡醒著,並期帶大學生活。 此刻心裡的想法真是複雜,因為一切都快結束了。每當在痛苦指數攀升時,我總是在咒罵自己,神經病才選這個系,讓自己活在日日緊繃的生活中,並想著,什麼時候才可以結束?正當我還沒有走出那困惑,一切都要結束了。我親愛的,妳還有十三天。 人,真的是非常奇怪。 未上大學前,我老是嫌我老媽總愛在我耳邊叨念,等真正離開家,在外面生活時,打電話回家,聽到媽媽的聲音,竟也可以感動得一踏糊塗。 在整理東西時,才清楚的意識到,我要離開了。回想過去的四年,用【匆匆】,不為過吧? 前幾天,某個星期五。同學們都告訴我:「今天是我們大家一起上的最後一堂課耶」,接著,「感傷」此起彼落,大家都感性的不得了,只有我,回了一句:「然後呢?」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是殺風景的老鼠屎。 同學問我:「要畢業了耶,妳有什麼感想?」老實說,我不喜歡別人問我這種問題。「再也不寫報告了呀!真是爽快!」我的回答還是在【課業】中打轉,可見,我這四年被報告折磨成什麼樣?「除了課業之外呢?」我想這不是同學心中想聽到的答案。「學校很美麗」我想我再也找不到那麼大那麼美麗的公園了吧! 現在,還不是談論「失去」與「得到」的時候,晚些日子再來寫【大學回憶錄】吧! 燕子去了,有再來的時候;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樹謝了,有再開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日子為什麼一去不復返呢?—-是有人偷了他們罷;那是誰?又藏在何處呢?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現在又到了那裡呢?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