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和地獄真的只有一線之隔【花蓮】

 
睡到早上八點,手機的鬧鐘叫了,卻沒有人願意先起床,直到聽到樓下民宿老闆在分送早餐到各房間,接著,就來敲我們的門了,給我們早餐:一份火腿蛋吐司、一份蘿蔔糕、二杯咖啡牛奶,我們趁機問民宿老闆:「請問慈惠堂怎麼走?」因為我們晚上要夜宿慈惠堂,民宿老闆問我們:「是拜媽祖的嗎?」啊?我不知道那是供奉什麼神明的耶,然後胡亂說:「對啦對啦,最大間的那一間啦!」民宿老闆告訴我們:「經過昨天的自強夜市,一直走就看得到了。」謝完民宿老闆我們開始吃早餐。 然後倆人看【小鬼當家三】看到不想出門,趁廣告時背著背包出門尋找慈惠宮。
 
說真的,我也不確定民宿老闆講的廟,就是我們要去夜宿的廟,但也只好孤注一擲,咬著牙走了,背包很重,走到我是腰酸背痛罵髒話,在我們走到心灰意冷時,廟就出現了,但是不確定是不是慈惠堂,所以帶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慢慢走去,結果,天公果然是疼酣人,還真的是慈惠堂呢!可喜可賀。
 
我們先走到廟的服務處,說我們要入住,廟方問我們有沒有事先預約?「有啊!我叫李XX。」廟方人員拿出住宿本,找到我的名字,我看到在電話那一欄寫著「空號」,他要了新號碼填入,還有我的健保卡填一些資料。但由於房間還沒有整理好(我們到慈惠堂時是早上九點十分),我詢問:「那我的大背包可以先放這裡嗎?」他們瞄到了我背著大背包,直說:「可以,先放裡面。」接下來問我:「妳們要去登山哦?」我們的樣子像是登山客嗎?
 
才說:「不是耶,我們來環島的。」你們沒看到我的表情,驕傲的咧!
 
聽到我們倆個女生出門環島,感到驚訝,就說:「妳們好勇敢哦!」是嗎?這樣就叫勇敢啊?原來只要環島旅行就可以得到【勇敢】二字美譽。
 
放完行李,我們開始往火車站方向走去,保守估計要走四十分鐘才會到花蓮火車站,我只要想到隔天一早要背背包走到花蓮火車站搭火車,我就沒力。
 
離開廟沒多久,看到一個阿伯在路邊(不知道在幹嘛?)我告訴Vera:「我們過去問阿伯花蓮火車站怎麼走?」
 
「直走右轉就是花蓮火車站了啊!還要問啊?」Vera這樣回我。
 
「我知道啊,搞不好有捷徑嘛!」我真的抱持著僥倖的心態。
 
所以我們就走近阿伯問他:「請問花蓮火車站怎麼走?」
 
阿伯回頭看我們,說:「我也不是在地人,我只知道大概,就直走右轉就是了」
 
我故意問阿伯:「那要走多久啊?」
 
「很遠ㄟ哦!」這句話已經聽很多遍了。
 
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和阿伯聊開了,阿伯自己滔滔不絕的講:「我老婆住這裡,旁邊那間而已」手指右前方的住宅「我老婆的哥哥在廟的對面開油漆店,我們這裡也有租民宿哦!妳們晚上有地方住嗎?」
 
有啊!後面的慈惠宮。
 
阿伯又繼續說:「我出生地在彰化,老家在台東,老婆娘家在花蓮,我們現在住台北。」接著聊到我們環島的事,我們問阿伯:「從這裡去七星潭怎麼走?」
 
「妳們要怎麼去?」阿伯問我們。
 
「走路啊!」不然呢?我們只有十一號公車。
 
阿伯語氣高八度說:「走路?不會到啦!走到要走二個小時吧!」
 
天啊,怎麼那麼遠啊!心想七星潭要和我們說再見了。結果,阿伯自己說:「我們晚一點要去七星潭,我們有三個人。」 我心想,三個人,表示還有倆個位子,問阿伯:「真的嗎?可以搭便車嗎?」我怎麼可能放過大好機會啊? 阿伯被嚇了一跳,說:「我們也才第一次見面而已,不要說妳們怕我,我也很怕妳們耶」 唉!阿伯講這些話,讓我的便車夢泡湯了。 結果,阿伯說:「我們要晚一點才要去哦!如果妳們真的想去的話,那我進去問一下我老婆。」講完阿伯就回家了。
 
在阿伯回家的時候,我和Vera在討論,我說:「我覺得阿伯一定會幫我們講話,我們就可以去了,妳想看看,他和我們聊得那麼投機耶。」 我果然是神機妙算,阿伯說我們可以和他們一起去七星潭,並邀請我們到家裡坐坐,我和Vera就非常不客氣的去別人家坐坐了。一進家門,是一位大嬸在蒸紅豆貴,我們跟她說新年快樂,她笑盈盈的,但是告訴我們:「妳們好運,遇到的不是壞人,以後不可以隨便這樣跟別人走哦!」是是是,因為我觀察阿伯很久了,有把握才敢開口啊!
 
我們坐在飯廳等出發,邊看早上在民宿沒看完的【小鬼當家三】,電影看完時,也差不多出發了。開車的是我們路上搭訕的阿伯,坐在副駕駛座的是伯母的爸爸,我們也嘴甜跟著叫阿公,阿公今年九十幾歲,身體硬朗,而且非常時髦戴了一頂粉紅色帽子呢!伯母跟我們坐在後座。一路上開始聊天,但是我已經忘記聊了些什麼,只覺得我們怎麼可以幸運到這種地步。
 
到了七星潭,風有點大,沒有陽光,是陰天,我嫌棄今天是陰天,因為拍出來的照片不漂亮,但也因為是陰天,我們才沒有在七星潭曬成人乾啊! 在七星潭,伯母說我們可以下去走海攤玩水,伯母和阿公延著河堤慢慢散步,我和Vera立刻奔到海邊,然後唱起【沿海地帶】在沿海地帶放逐我的愛…;時而偷瞄河堤散步的阿公走到哪裡了?因為我可不想被放鴿子,被丟在沿海的七星潭啊!
 
我們走完整個海岸線,有種腿軟的感覺。最後在派出所前面合照,阿伯很騷包說要自己獨照,然後千叮嚀萬交待,要我寄照片給他,然後拿出一張名片給我,但,名片的主人是伯母的哥哥的,不是阿伯的,搞笑ㄟ。阿伯要我們的手機號碼,我們問阿伯:「你ㄟ手機幾號?」 阿伯唸了一串數字之後講:「其實我嘛不知ㄟ,沒妳卡看看。」 阿伯,你很寶耶,剛是發別人的名片給我們,現在是不知道自己手機幾號,接下來,阿伯拿出自己的健保卡,叫我抄姓名和地址,寄美美的照片給他。仔細看地址,其實離我家不遠嘛! 在回程的車上,阿伯放慢車速,要我們再好好得看一次七星潭的風景,很體貼的阿伯啊!在車上時,我問阿伯:「回去的時候會經過火車站嗎?」我故意問的,想當然爾,我們下一站要去花蓮市呀! 「沒有順路,但如果妳們要去火車站的話,可以送妳們去啊!」阿伯說。 「好啊,謝謝哦!」我笑得嘴巴合不起來了,因為這是我料想中的答案啊! 張阿伯,我們真的很高興在花蓮和你搭訕成功,然後一起去七星潭玩哦!(深深一鞠躬)
 
一到花蓮火車站,我們先買隔天要到台東的火車票,從吉安開往台東。買吉安是因為據說我們住的廟離吉安火車站比較近,火車票到手之後先去花蓮遊客旅遊中心,找地圖,規劃一下到底要去哪裡。本來不想租機車想用走路玩花蓮市,翻完地圖之後發現,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便回過頭去租機車。 租機車,我們租100的,一天是伍佰元,我說好貴,跟老闆說不划算,殺價殺老半天也沒殺成功,只能任由新台幣離家出走,洩氣。
 
租了車,我們往花蓮市區邁進,一路上,花蓮市的路是塞塞塞,車子多到可怕,每個十字路口都有警察,我本來猜是馬英九要來,哈哈,沒有啦!後來我們看地圖,找扁食吃,結果,伯母推荐的液香扁食沒有開,雜誌推荐的傅記扁食也沒有開,連續跑了三間有名的扁食店都是關門,索性隨便找間扁食店,看準位置坐了就是。
 
春節的花蓮市扁食店,大概只有這間店開吧?人多到爆炸,有人買了站在門口吃,人是來來去去,我們對面吃麵的人已經換三輪了,我們還沒有吃到麵,等到最後,心情很差,但是已經等了二十幾分鐘了,走了自己又會氣死,Vera在一旁看我非常火大,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終於,在我們等一小時之後,扁食麵來了,而且我們之後的麵都沒有扁食了,Vera說:「等那麼久,又是最後的扁食,應該會特別好吃吧!」餓到快死了,當然是好吃啊!
 
在我們低頭吃得津津有味時,旁邊傳來爭吵聲,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個女客人,當媽了,濃妝艷抹穿迷你裙,頭帶閃亮亮髮圈,帶了倆個小孩買麵,但是扁食賣到我們時已經賣完了,老闆娘告訴閃亮亮已經沒有扁食了,閃亮亮非常生氣,吼老闆娘為什麼不早講?老闆娘悶著讓閃亮亮罵,閃亮亮要求老闆娘「立刻」煮其他的麵給她打包,老闆娘說要等,沒辦法馬上,太多人點了(她們吵得正烈時,我坐在旁邊講了一句:報警啦!嚇得Vera一直拉我衣服叫我不要講話,怕我被揍)閃亮亮說她倆個小孩等那麼久也還在餓肚子,要老闆娘包麵過份嗎?(拜託,本小姐也是等一小時耶,妳小孩真的比較嬌貴唷?我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啊!)一言不合、怒不可遏,閃亮亮就抓了一盤放扁食的空盤子,上面還有很多麵粉,當我回神時,老闆娘身上都是麵粉,閃亮亮很跩的走了,我看到老闆娘眼泛淚光,動也沒動一下,冷冷的講了:「別以為妳有錢什麼都可以買!」 留下錯愕的一群人,鴉雀無聲,每人都很識相的低頭吃麵。
 
吃完麵,我們先去松園別館http://www.pinegarden.com.tw/pine.html,下了點雨,花蓮更冷了,其實,我不知道松園別館到底是什麼?我和Vera討論出來的結論是:和淡水的紅毛城、高雄的英國領事館感覺一樣啦!就是走走看看,買明信片的地方嘛! 因為我是路癡,所以我負責騎車(重點是Vera騎車技術不怎麼高明,我們出門錢可是沒有買任何保險唷…),而Vera負責看地圖,告訴我左轉右走直行。這樣竟也讓我們配合得非常完美(偷笑) 再來,找了間加油站,我們只加了新台幣三十元整,借來的車,夠騎就好了嘛!加完油我們就去鬱金香花園http://www.tulip-garden.idv.tw/,Vera說她想看鬱金香。因為地圖標得不是非常清楚,我們還停下來問人,路人說右轉就到了,我還差點騎過頭呢!到了鬱金香花園,看到一座歐式建築,走進才發現是間餐廳呀!而旁邊有蓋溫室,裡面種滿了各顏色的鬱金香,確實是美。但其他地方就不太妙了,我和Vera說:「不用門票,有看到花就好了。」接下來,我們先回廟裡拿外套,晚上的花蓮,溫度非常不友善呀! 晚上我們到南濱夜市http://www.hualien.gov.tw/hu/a1/a1.htm吃晚餐,這個夜市聽說是花蓮最大的夜市,我們慢慢逛攤販,Vera說:「為什麼我們環島一直在逛夜市啊?」哈哈,我也不知道。南濱公園本人覺得非常無趣,便轉往北濱公園http://myweb.hinet.net/home3/hualien-bike/northpark.htm,發現,北濱不熱鬧就算了,還讓我們發毛,黑得恐怖,還有很多看起來像【七桃郎】的人,嚇得我們立刻逃跑。 騎回到市區,雨越下越大,去光南買了件輕便雨衣,往身上套。
 
路過曾記麻糬http://www.1314.com.tw/,我們停下車進去一一試吃之後,買了幾十元的麻糬而已,看到其他人都是買幾千元的,店員應該會覺得我們倆個很詭異吧?只買十幾元?!但是,說真的,麻糬還是老曾記http://www.t-cat.com.tw/catSearch.do?method=viewShopInfo&t_code=13694701好吃,切記切記。
 
去完南北濱,才六點多,那麼早回廟裡要幹嘛啊?所以我們決定去尋找傳說中十二元的網咖,在廟附近只有一間,而且是十五元,不是十二元,豆花老闆愛騙人。我們進去殺一小時時間,我也趁機查一下資料,和Canada Kelly再次確認時間。但是號稱禁煙網咖,我旁邊的人打電動邊打邊抽煙邊罵髒話,我心想你是眼睛瞎了啊?不是有寫禁煙嗎?我們沒有用完一小時的時間,就用衝得逃出網咖,回廟裡休息。
 
喔,忘了提,因為我們後來租了摩托車,決定早上還摩托車時,到花蓮站搭火車去台東,所以後來又補買花蓮到吉安的票段。 回到廟,二一二號房。裡面都是上下舖,有回到大學時代住宿舍的感覺,但是近二十個床位,這間房竟然只有我們倆人入住,真是爽快,雙人雅房耶。只是洗澡的地方離房間很遠,很不方便;雖然廟裡的住宿不豪華,但是簡樸的舒適,也很好。我們洗完澡之後,開始寫家庭作業了,寫完就倒頭大睡。
 
看完今天的花蓮奇遇記,您說,天堂和地獄真的只有一線之隔,是吧!?
 
延伸閱讀:
 

//www.facebook.com/plugins/likebox.php?href=http%3A%2F%2Fwww.facebook.com%2Fivyleefans&width=292&height=62&colorscheme=light&show_faces=false&border_color&stream=false&header=true

Categories: Taiwan, 未分類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