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太平洋【台東】

 
照片說明:台東火車站一隅,攝於16, Feb, 06
 
鬧鐘叫了,早上五點半,看了窗外,天都還沒有亮呢!抓了牙刷和毛巾往廁所走去盥洗。
 
一走出房門,發現其他間的香客也都起床,甚至有一些已經離開了呢!我笑著跟Vera說:「我們有跟上進香團的節奏。」不知道的人,搞不好會以為我們是進香團。 六點三十五分抵達花蓮火車站,六點五十八分開往台東。這班次的火車人很少,零零星星,我們剛上火車時,同車廂都沒有人,於是我提議:「難得火車上都沒有人,那我來跳躍好了。」講完就走到車廂中央,徑自的跳了起來,Vera一直笑,叫我不要再跳了。
 
暌違花東風景很久,當火車駛前時,迎面而來的是一望無際的稻田與青翠的山頭,這樣叫人不心曠神怡嗎?面對眼前的美麗,我怎會放過?拿出卡小歐看世界。 拍完照之後,玩得有點累(在火車上是能玩什麼啊?)就深深的陷入了昏迷式睡眠,隱約聽到坐我後面的小鬼在吵鬧,但我睏到沒力氣起來叫他閉嘴,接下來Vincent打電話來:「妳現在到哪裡了啊?」
 
我睡得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已經到哪裡了,印象中睡覺有聽到【關山】吧?就說:「我不知道現在到哪裡了,好像剛過關山站吧?」
 
「妳不是有火車票?看火車票寫幾點到啊?」Vincent說。
 
「喔,好像是十點十八分吧?」印象中的,因為票在Vera那裡。
 
接完Vincent的電話,也不想睡覺了,把手機放回隨身袋子中,翻了一下裡面的東西,覺得怪怪的,咦?我的卡小歐咧?沒有在我的袋子裡面,心生不妙,搖醒在睡覺的Vera,問她:「我的相機有在妳那裡嗎?」 Vera睡眼惺忪的說:「沒有耶。」 聽完Vera這樣講,我告訴Vera:「我的相機不見了!」 Vera瞬間驚醒。接下來倆人翻遍所有行李和背包,就是沒有看到相機,Vera要我在想一想放在哪裡?我真的沒有印象,我記得我收到袋子中才開始睡覺的呀!怎麼會不見了呢?後來Vera問了後面一個女生:「請問妳有在附近看到一個相機嗎?」
 
「剛才一個阿罵拿走了一個相機了,但她在關山站下車了。」
 
該死,我有【親眼】看到阿罵下火車,但是沒有注意到是不是也順便帶走我的相機,意識到自己心愛相機已經走丟的事實,我告訴Vera:「不見就算啦!」
 
Vera很驚訝我會說算了,我說:「不見就是不見了啊,哪有辦法。」
 
想到前幾天的照片沒有了,當然會有些難過,還好,相機裡的記憶卡是我的,而不是向弟弟借的1G SD card。接下來的旅行將要過沒有照片的生活,應該很難適應吧?!
 
接下來我呈現非常豁達的狀態告訴Vera:「相機不見了,代表我可以買新的單眼了。」我想買單眼相機很久了,但是一直沒有冠冕堂皇的理由,現在理由充足,可以存錢買了。
 
我沒有心情不好,很大方的接受事實,但是Vera心情不好,Vera還問我:「相機不見的是妳,妳為什麼不心情不好啊?」
 
「為什麼要心情不好啊?」其實我覺得我已經是【心情不好到非常快樂了】,非常詭異的邏輯。
 
「倒是妳,相機不見的人是我,妳幹嘛心情不好啊?」
 
「我替妳心情不好啊!而且睡覺期間我有起來看風景,經過一個地方風景好漂亮,想跟妳拿相機拍照,看到妳在睡覺,所以沒吵醒妳」Vera停頓了會又繼續說:「誰知道…早知道就把妳叫醒。」Vera好像非常懊悔。
 
「沒關係啦!」接著,我的手機響了。
 
「妳們到了嗎?我會晚一點到哦!」是Vincent打來的。
 
「OK啊!…記得帶你的相機出門」我說。
 
「我有帶,待會兒見,拜」
 
十點十八分到台東火車站。台東我不是第一次來,對台東站不陌生,我告訴Vera:「現在沒有相機了,要好好看啊!」像是台東站有很多原住民的木雕,我就認真的看了許久,還告訴Vera:「台東站我已經來有拍照,如果妳要照片,我翻以前的出來給妳。」 一到台東火車站我們先買票,買下午五點半開往高雄的自強號,在買火車票時Vincent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已經到了。步出台東火車站,我在找Vincent的車,遠遠正前方停了一輛車,我很高興得告訴Vera是那一輛,結果走近時發現那輛是賓士,急忙停住,不對啊,Vincent的車哪有那麼高級啊?後來看到右邊有一輛黑車,我還特地看了車牌號碼,沒錯,那才是Vincent的,就走近,Vincent從後照鏡看到我們,很聰明的打開後車廂,讓我丟行李進去。
 
一上車,告訴Vincent我認錯車的蠢事,Vincent哈哈大笑,然後我【順便】告訴Vincent我的相機丟了的事,Vincent非常驚訝,直問怎麼發生的?然後說:「沒關係,我今天帶單眼的相機,可以補償妳。」oh ya,真是我的好Vincent。
 
其實這次環島旅行,我在台東停留的意願不是很高,因為我曾一人到台東旅行,加上之前到花蓮當志工時也到過台東,很多該去的景點都去過了,這次是為了Vera,Vera雖然來過台東,畢竟沒有我野,還是要照顧到Vera啊! 在車上時我們討論要去哪裡,我吵著要Vincent帶我們去看海,去東海岸,Vincent說會塞車,果然才開十幾分鐘就塞車了,Vincent說以這樣的速度,我們會一直在車上,而且可能會趕不上五點半的火車。
 
最後有一個地方可以迴轉,Vincent:「怎麼樣?還是要去東海岸嗎?」
 
「嗯…,算了…」其實我也很猶豫。
 
所以Vincent停在迴轉口好多秒,為了怕他被後面的車按喇叭,我說:「迴轉吧!」
 
Vincent方向盤一轉,命運大不同了,我們要去太麻里了。
 
噢!我親愛的太麻里,我說過我還會再來的。
 
在路上行駛時,經過海岸線,可以看到一大片的海洋,Vincent說:「看到沒?這是太平洋,不是台灣海峽也不是巴士海峽哦!」Vincent臉上表情驕傲的咧。
 
但是Vincent說:「可是在台東看不到夕陽。」語氣很愁悶的感覺,我接著說:「對啊!以前我們去墾丁時,Vincent一直說想看夕陽,他很喜歡看夕陽。」
 
「就是因為在台東看不到,所以很喜歡嘛。我同學住八里,每天都在看夕陽,我說去看夕陽,他們還覺得我很無聊耶」Vincent說。
 
接下來,我們三人一直在車上亂聊天。很久沒有見到Vincent,除了換新眼鏡之外,剩下什麼都沒有變,老樣子。今天在台東,有【御用牌GPS】可以不必傷腦筋要去哪裡,也不用發揮雙腳萬能的本領,非常放鬆的台東行。 後來我們到太麻里金針山的【青山農場】http://www.uhome.org.tw/qing-shan/qing-shan-one.htm,正是賞櫻的季節,所以我們三人就進去賞櫻,我跟Vera說:「現在在這賞花了,我們不用去陽明山啦!」Vincent果然搖身一變成為攝影師,一直在拍照拍照,Vera笑說:「我們是人比花嬌啊!」
 
結果Vincent說:「當然,因為花是模糊的啊!」此話一出,三人笑翻了。
 
賞櫻賞得太忘我,我們離開青山農場時已經二點多了,還要去幾個點呢。便火速趕往知本,我們不泡湯,但是一定要去知本,所以Vincent一路飆到知本,到了知本,Vincent就說:「知本到了,下車啦!」我們就下車,走到【知本】的牌子下拍著照,然後就走人了,怎麼樣,有沒有像阿呆啊?大老遠跑去知本,只為了拍招牌,哈哈。
 
去完知本,去琵琶湖。
 
這裡其實是要租腳踏車然後遊琵琶湖的,但因為我們趕時間,所以把車停在離湖最近的地方,走進去。Vincent說他常來,琵琶湖是他家的後花園,我快笑死了。走到琵琶湖時,我嚇了一跳,名字那麼美,怎麼長成這樣啊?Vincent說:「別這樣嘛,它真的有美的時候,改天我傳我拍得照片給妳看。」本小姐來還長那麼醜,改名叫【遮面湖】啦!(因為猶抱琵琶半遮面) 去完琵琶湖,還有點時間,到海濱走走,看到海,想到昨天還在七星潭飛躍玩耍拍了很多照片,現在面臨這片海,很多人在放鞭炮,到處都是煙火味,走到海岸還有隨時被鞭炮打到的危險,海面黑黑的浪捲來,我連看不想看它一眼,只想吹吹風,心情有些低落就是。
 
接下來我吵著要去買名產,因為我們晚上要住Canada Kelly家,總不好意思空手去吧?Vincent說:「如果妳們不要那麼趕,可以帶妳們去更多地方玩。」
 
「在台東沒有地方住啊!」其實是台東太大,沒有交通工具等於沒手腳。
 
「可以住我家啊!」Vincent自己說的,我可沒逼他。
 
「真的嗎?」哈哈,那我知道意思了。
 
我們去農會買名產,之前大學時,學長去校外參觀時,在台東買了【洛神花蜜餞】,我覺得很好吃,在農會有看到,就買了一盒當伴手禮去台南給Canada Kelly。
 
回到台東火車站,Vincent先去停車,然後陪我們等火車,總覺得有點感傷,因為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可能又要很久了吧…。最後我們要進站了,我深深的擁抱Vincent,因為我非常謝謝他今天當我們台東行的GPS,重要的是,Vinvent參與到了1∕8的環島旅行。 一進站之後,我問Vera:「東西都有拿了嗎?」
 
「啊!腳架!」Vera大叫,然後轉身衝出去找Vincent。 Vera說她看到Vincent時,Vincent已經上車準備開走了,被Vera叫住,才順利拿回腳架
 
我告訴Vera:「我們真現實,相機沒有了,腳架一直被我們遺忘。」真的,感覺有點諷刺。
 
坐往高雄的自強號,沒有坐票,真的是件很難熬的事兒。我坐在座位的旁邊的小空間,Vera坐在一個沒有人坐的位置,因為疲勞,也是睡了起來,現在外頭天黑了,也沒有風景可以看。我們上火車時沒有買東西吃,想說在火車站買便當,結果是慘遭滑鐵盧,因為便當賣完啦!餓肚子到高雄吧!
 
六點五十分,在枋寮站暫時停車,我和Vera換位置,因為我已經坐到腰酸背痛了。七點三十二分,經過我熟悉的屏東,在屏東的各位,是否一切都好呢?接下來的時間,總覺漫長,怎麼還不到高雄啊? 七點五十八分抵達高雄,延誤了三十分鐘,也打壞了我們晚餐到高雄用餐的計劃,我們一到高雄火車站,Vera奔去買往台南的火車票,而我則衝去買麥當勞,倆人任務執行完畢時,碰面又匆忙的進站,趕三分鐘後開的區間車。
 
開往台南的區間車已經沒有座位了,我們站著嗑麥當勞,然後我拿出手機打電話給Vincent:「都是你啦,詛咒我們吃麥當勞,現在我們真的在吃賣當勞了啦!」
 
「哈哈,是哦!」
 
我簡短交待人很平安出現在高雄。 吃飽喝足之後我打電話給Canada Kelly:「我們現在已經在火車上了,到大橋站對不對?」
 
「我不確定是不是耶」Canada Kelly很猶豫。
 
聽到他說不確定,我立刻說:「但你昨天告訴我是大橋站耶,那到底是大橋站還是永康站啊?」
 
Kelly直說:「我不知道。」
 
「沒關係,我們還是會在大橋站下車,九點十分。你去確定是哪一站之後再打電話給我,OK?」我快昏倒了,竟然不知道自己住在哪一站的天兵。
 
過一會兒,Kelly打電話來說是大橋站,確定。非常好。
 
我們九點十幾分到大橋站,出站老半天了,沒看到Kelly,接著手機響了:「妳到了嗎?」
 
「到了啊!你在哪裡啊?」我說 「那妳等我一下,我五分鐘後到!」
 
「OK!」 五分鐘後,看到一個老外穿短褲夾腳拖鞋出現了,寒暄一下,我叫他背我的大背包走回去,哈,有男士出現,當然是要讓他服務囉!我這人最識相了,哈哈。我們邊走邊聊邊回去,他跟我解釋:「我住的地方是永康市,但我不知道是在永康還是大橋站下火車。」Vera叫我問他知不知道自己家的地址,我笑笑的說:「算了啦,他一定不知道。」
 
Kelly家住十四樓,頂樓,我們跟在他後面進門,一進門看到溫暖顏色的電燈,還有一組很軟的沙發,還有他的一位朋友,Kelly把主臥室的雙人床讓給我們睡,晚上要自己睡沙發囉,真的可憐。
 
我們到主臥房時,Kelly也跟著進來,給我們一人一個紅包,直說新年快樂,我們的表情是受寵若驚,Vera問我要不要收?「收啊?為什麼不收呢?」接下來我拿出蜜餞送給Kelly,Kelly問是是什麼?我不知道蜜餞的英文是什麼,就告訴他是吃的,而且是吃花的部分,Kelly很驚奇的樣子就欣然接受。所以你看,不只台灣人愛送禮,這台灣住久了的老外也被同化了。
 
盥洗完畢之後和Kelly討論明天玩台南的哪裡,我拿出雜誌,問他想不想去後壁和柳營玩?這小子非常不賞臉的拒絕我,然後用洋腔洋調回我:「無聊。」好好好,不想去可以,給我想出去哪裡玩。Kelly中文爛的要死,問他哪裡好玩,這老兄中文字不識幾個,也講不出來去哪裡玩,最後他翻他電腦裡面的照片出來給我們看,然後說要帶我們去那些地方玩。赤崁樓?孔廟?這些地方我已經去過了啦,但Vera沒去過,沒來這些地方就不叫到過台南,所以一致通過。
 
然後我們開始討論明天早上怎麼去火車站,討論完畢之後我問Kelly明天幾點起床?Kelly說他假日都睡比較晚,我故意鬧他說:「早上五點」講完被Kelly惡狠狠瞪了一眼,然後講:「NO!」哈哈。
 
討論完之後,Kelly放卡通給我們看,都是講英文而且沒有字幕台灣沒有的卡通,因為聽不是很懂,無法了解Kelly為什麼一直在哈哈大笑,累了一天,又要花腦袋思考英文,太累了,所以我們先落跑去和周公約會啦!
 
延伸閱讀:
 

//www.facebook.com/plugins/likebox.php?href=http%3A%2F%2Fwww.facebook.com%2Fivyleefans&width=292&height=62&colorscheme=light&show_faces=false&border_color&stream=false&header=true

Categories: Taiwan, 未分類

2 Comments »

  1. 拼了啦!你想買哪一台DSLR?
    我過年前看了幾台中意的,
    要不一起討論?
    版主回覆:(03/02/2007 03:32:54 PM)
    真的哦?
    妳喜歡哪一台?偷偷告訴我
    (耳朵靠近中)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