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暗內涵光?【嘉義-雲林】

睡在睡袋中,暖呼呼的,早上六點四十五分的奮起湖確實帶許好幾分的涼意,我們要去搭公車,不敢賴床,盥洗完畢就整裝出門去。 一推開民宿大門,奮起湖老街都沒有人,我告訴Vera:「妳看看,這樣才叫老街好不好,就是這個fu。」
 
「這樣哪裡有fu了,是悽涼吧?」Vera開始反駁我。
 
我們邊爭論怎麼叫有fu邊走去買早餐,我買一個饅頭,Vera吃饅頭加蛋,還有一人一杯熱飲,走向搭公車的地方。 約七點半到達搭公車的地方,也在等公車的一位阿婆看到我們,就問:「背那麼大的背包好像很累,妳們去哪裡玩啊?」 我的虛榮心又氾了,開始講起我們環島的事,講到奮起湖時,我們順便問阿婆:「知道四方竹在哪裡嗎?」
 
「嘿唷,在火車站後面而已啊!」 和Vera謝過之後並請阿婆幫我們看行李(由此可見,本人非常不記取教訓,不怕東西被偷),我們就走去火車站後面,嘴巴在都嚷:「昨天都找不到,今早就遇到高人指點了。」也是因為離公車還有點時間,我們決定速去速回。
 
踏上幾個階梯,看到一小區竹林,Vera納悶的對我說:「這就是四方竹唷?哪裡方了?」我們伸手去摸竹子,有驚人發現:它是不是很方的四方竹。你無法用肉眼去判斷,必須用手去摸,可以感覺到不是很圓的稜角,接下來我們開始討論:「怎麼不方了啊?」
 
「可能是因為種很久了,基因流失了啊!」我開始掰遺傳學那一套。 其實也不是不可能的啊,竹子六十年開花一次,也不知道是自花還是異花授粉,基因突變或流失都是可能的狀況。 因為沒有照相機,只好再次發揮我那畢卡索的畫風,為四方竹寫生。
 
公車來了,因為我們是昨天就買好的車票,座位是在最前面,後來聽到阿婆在問:「沒有前面的位置了?我會暈車耶。」我和Vera商量之後決定把我們的位子讓給阿婆,我們坐後面,我們是年輕人,一點山路不會暈車啦!您看,發揮一點點愛就是作公益。
 
公車七點五十五分開下山,Vera說:「妳看,妳不覺得很神奇嗎?昨天在山下我們還考慮要不要買來回票,後來想想買了單程火車票,本來還擔心要在奮起湖混到下午二點,結果莫名其妙和愛玉伯聊開,搭了公車…」
 
我和Vera說:「怎麼樣?這樣才刺激才叫旅行啊!」
 
Vera看著窗外的景色說:「對呀,外面山景也很美,我來看海好了!」
 
我重複剛才Vera講得:「看海?哦!海真美啊!」
 
Vera一直被我虧,打了我幾下,之後因為太早起太勞累,我們又開始睡覺。
 
真的,出門環島發現睡覺功力變強了,怎麼睡都行啊!我好像真正擺脫了失眠那段日子了。 睡到迷迷糊糊的,就到嘉義火車站了,一走下車,外頭陽光正大,天氣好得很。我們到嘉義市,預計來個嘉義半日遊,再回雲林台西。
 
大學時代和栗子蛋糕去了枋寮鐵道藝術村,栗子說其實台東和嘉義也有鐵道藝術村,之前當志工時到台東舊站,結果恰逢交換季,沒有藝術家進駐,直呼可惜。還沒出發前我就上網查了嘉義藝術村的資料,我們在嘉義市好不容易認清了方向,找到正確的路,因為剛好是春節期間,越想越不放心,我們就到路邊找了一個投幣式電話筒,直接播電話過去,得到的答案是現在是過年期間,那裡沒有展可以看,呼,還好我有先打電話過去問,不然走到那裡又發現是白了工,我可能會吐血。
 
我們不知道要去哪裡,在路邊的節安特腳踏車店門口,遇到一位節安特騎士,我們走上前去問:「請問怎麼走去文化中心?」 節安特先生看了看我們之後問:「妳們要怎麼去?」
 
「走路啊!」我說,心想,不然你把腳踏車借給我們騎啊。
 
「用走的?」節安特先生一副非常吃驚的樣子,又說:「很遠耶!」心裡可能覺得這二個小女生在發瘋了吧?
 
知道路怎麼走之後,我們開始在嘉義市走走走,看到標示牌,我們跟著標示牌走,先走到【林產工藝品展示館】,進去繞了一圈,就是很多木製品,什麼都有。
 
接下來我們到文化中心,到【文趾陶館】看展覽,看了約半小時之後,我們覺得嘉義市是個很無聊的地方,便決定提早到斗南。
 
我們在第二月台等往開斗南的火車時,把前幾天沒吃完的【軍用野戰口糧C式】拿出來繼續吃,邊調侃自己:「餓也餓到,累也累到,玩也玩到,什麼都體驗到了。」 中午十二點到達斗南火車站,買了一張十二點半往虎尾的公車票。
 
一到斗南Vera說:「很熟哦!妳地盤後。」是啊,以前常自己一人從屏東到斗南到虎尾再搭公車去台西呀,現在只是重遊舊地而已。在等公車時,依舊是在吃軍用口糧,哈哈。
 
我在公車上打電話給我老爸,告訴他我現在要坐公車去虎尾了,聽老爸的口氣是非常驚訝的,因為我們提早行程很多很多,我們四十五分到虎尾。講完電話Vera開始睡覺,我則是進入發呆狀態,當我回過神時,撥開窗簾,看到了賣當勞,心生疑惑,虎尾到了嗎?問了旁邊的人:「請問這裡是虎尾嗎?」是呀!我敢緊搖醒Vera,告訴Vera:「賣擱睏啊啦,虎尾到了!」
 
我們倆人非常狼狽的抓了家當衝下公車,轉往賣當勞吹冷氣等家父、家母蒞臨。 過了十幾分鐘,賣當勞的報紙已看遍(而且我們什麼都沒有點),家父已到虎尾,見到好久不見的老爸老媽耶,我們往台西開去。結果開到比較沒車的地方時,老爸把車停在路邊說:「換妳開啦!」為什麼是我啊?環島累得要死,還要開車啊?而且超久沒有開了,但還是硬著頭皮上路啦! 因為我家的車是手排的老爺車,每次換擋總是膽戰心驚的,後來有開車的fu,開得滿順的,但是我只要遇到紅燈,綠燈起步時一定是熄火啦,還有車多時我會緊張,還有轉彎時換擋會不順,所以在快到台西的路段,本小姐竟然狂熄火,熄了三次,啊,恨啊!
 
回到台西真是太累了,就去睡午覺啦,睡醒之後,我們去海邊吹吹風,出門之前媽問我相機帶了沒? 我吞吞吐吐的說:「相機不見了。」 此時,聽到我媽高八分貝說:「什麼?不見了?怎麼搞丟的?」 又要把事發情形再講一次,倒帶倒帶。 後來開到路很大條的地方,我老爸把車停在路邊,示意換Vera開,我虧Vera說:「哈哈,還是逃不掉啊!」因為我在開時有問Vera要不要開,她說她怕怕不要開。 到了海邊,陽光照在海上,反映出波光的蕩動,此時,我在搥心肝,相機掉了…,這趟旅行,我不知道懊悔幾次,不知道咒罵自己幾次,不知道搥心肝幾次,只因為在美好時期沒有相機陪我記錄當下,所以,我真的可以倘然面對相機丟了的事?還是,我真的只是在假裝堅強呢?
 
看到海中的魚,在波中載波而上,告訴Vera:「這就是 國父看的魚啦,逆流而上,不屈不撓。」看,人生大道理耶。 之後到阿公的魚塭抓文蛤。
 
結束了我們環島最不刺激的一天。Vera說:「妳這次回來根本是當免費民宿住嘛!」
 
我聳聳肩說:「是啊!」
 
別忘了,面對自己的家人,【不要臉】就是天經地義的事了。
 
延伸閱讀:
 
 

//www.facebook.com/plugins/likebox.php?href=http%3A%2F%2Fwww.facebook.com%2Fivyleefans&width=292&height=62&colorscheme=light&show_faces=false&border_color&stream=false&header=true

Categories: Taiwan,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