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玉山

照片說明:往排雲山莊路上的樹。
三九五二 是你高貴的身材
白首天際是山族的至尊
一切仰望和指點的焦點
最早的金曦 最晚的赤霞
唯你崢崢的絕頂獨戴
黑熊和石虎豈敢高攀
耐寒的圓柏也已放棄
更不提英勇的冷杉鐵杉
夏天和春天再爬也難上
你肅靜的陡斜
只讓雪花飛旋著六角降落傘
皎白的空降部隊
一夕自天而下-余光中
早在很久之前就敲定要去爬玉山,忙著體能訓練,忙著採買,忙著收集資料,忙著…時間就到了。
四月三日下午四點半,那天天氣不好,下著雨,我身上背了要上玉山的裝備,套了件雨衣,先去龜山領文藝課的上課證,原本時間我都算好好的,但是到那之後,有一位年輕的女老師走出來問我要做什麼事?我表明來意之後,她要我稍等,我告訴她我趕時間,因為我要在五點之前到桃農集合,她叫我明天在領,我白她一眼回答:「我現在要去爬山了」,眼睛是瞎了啊?我等很久非常不悅與不耐煩,一直問她主任好了沒?她要我再等一下,我吼了一句:「我已經等很久了!」
「妳不能去打個岔嗎?」
「不行耶,他們可能在討論事情」
去死啦妳,妳不去?那我自己去好了。過了三秒鐘,她走進去告訴主任我要拿上課證,主任立刻走出來,面帶微笑叫我等一下,Shit,到底要我等多久?然後那白目女老師找不到我的上課證,叫我自己進去找,我找到之後非常不甘願的跟她說謝謝,惡狠狠的離開,趕去桃農。
一到學校,daddy已經站在門口等我很久,我停好車之後,開始講我為什麼遲到,Vera說:「daddy你看,我說得沒錯吧?她一定會開始破口大罵,她會遲到一定不是她自己的問題,是別人造成的。」我們上了車,回daddy家。
在daddy家吃過晚餐之後,整裝整裝,我們就上路了,直奔台中叔叔家(daddy的弟弟)。到台中時,約晚上八點半左右,我們先到,James和芒子還沒有到,先到的人開始幫忙打包公糧,地上是散落的食物,多到讓人頭皮發麻啊,大家七手八腳的分配、打包。快十點時,James和芒子來了,只見James一臉無奈的說:「不是我遲到,是因為我等芒子快一小時唷。」接著我轉向芒子說:「葉XX,你好樣的!」
人員到齊之後,開始清點自己的食物,一袋子中有很多食物,我們一一清點之後,開始分配公共糧食與器材,我分配到第二天的宵夜,還有背鍋具。分配完畢之後,開始打包大背包,首先是睡袋打防水,放在底層,接著是備份、保暖衣物打防水在放第二層,再放鍋具,開始擠擠擠、塞塞塞,把食物和公糧放著,最上層放雨褲和會用到的東西,把冰爪和頭燈等放在領袋,最後再作一一的確認。
其實,此行最大的目的是daddy的大兒子:子禎。子禎上國中,daddy允諾要帶他攻玉山,而我們這群【愛哭又愛跟路】的跟屁蟲當然要去,子禎更是此行偉大的【糧食官】唷!
打包完畢之後,daddy拿出【電療器】都大家都電一電,希望我們以【最佳狀況】上玉山。我邊電邊看叔叔以前學生時代去爬玉山的投影片,看到的是無以平復的感動,雖然過了十多年,我想那最初的感動仍舊在叔叔的心中,想到我即將要去投影片中的山岳,也激起莫名的澎湃。
四月四日早上七點起床,昨夜晚睡,今天早上,感到非常勞累。整裝完畢我們就出發,往東埔前進。外頭的天氣不是很好,有些擔心,從台中到東埔,路途遙遠,車裡放的CD一張換過一張,窗外的景色跳動,離東埔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欣喜,但也有些懼怕,因為我們是要去玉山,而不是普通的小郊山,我的玉山還是存有幾分畏懼。因為我大學時代去爬合歡山,我記得那天天氣不佳,我又剛好月經來潮,又下雨,在爬合歡山時,我出現【高山症】http://www.orientfair.com/TECHGUIDE02/high.htm的症狀,吸不到空氣,感覺非常恐佈,所以這趟上玉山讓我心有餘悸,在欣喜與恐懼的心情下往東埔前進。
往東埔的路上是彎彎曲曲、濃霧大作,能見度極低,除減低車速也沒有別的辦法。途中經過【夫妻樹】,在濃霧中堅苦卓絕,很有悽美感。
我們先到【塔塔加遊客中心】http://www.ttvs.cy.edu.tw/kcc/alisanyn/tatachia.htm,一到那,館員問我們要不要看影片,我們八人走入播放室內,燈一關,瞌睡蟲攻擊我們,好想睡覺啊!但我有努力振奮精神,影片中有一句話講得真好:【山,不會主動走向我們,所以,換我們走向山】,也是這原因,讓我從大學開始,走向山,擁抱自然,貼近美麗。
抵達夜宿的【東埔山莊】http://okgo.tw/store/005032.html,明顯感到冷,將背包放在房間之後,我們就到外面去散步,往上的上坡步道,雖然走得很慢,但由於海拔高,所以大家都很喘,我還直說:「我的心跳好快唷。」我們之後開始散步,美其名是散步,其實是在適應高海拔,這次散步的響導是二隻東埔山莊的小黃狗,陪我們東走西看穿劍竹林,好不快樂。
回到東埔山莊,陸續有登山客來住入,我們回去先煮薑湯加紅糖水喝,開始作晚餐,今晚的晚餐是此行最奢侈的,因為我們吃火鍋呢!大家開始忙碌,洗米的洗米,洗菜的洗菜,煮火鍋的煮火鍋,煎香腸的煎香腸,終於香噴噴上菜囉!大夥兒團團坐,吃起熱騰騰的飯菜,心裡溫暖,嘴裡幸福,總之,快樂啦!
吃完晚餐,我們就準備就寢了,明早要早起,因為本人非常怕冷,東埔山莊的棉被我覺得靠不住,硬是要多拿上面的一條棉被蓋,然後再開一包暖暖包暖腳,大家都覺得我很誇張,我被取笑誇張沒關係,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做這些是為了日後倆天著想,我不想還沒上玉山就在東埔病了啊!
躺平之後,開始感覺勞累,沒一下子功夫,已經聽到打鼾聲,此時心中警鈴大響,因為睡覺時我非常怕吵,這下可好了,今夜睡得著才有鬼。整夜都忽夢忽醒,一下聽到其他山友入住的聲音,一下聽到其他人要出發整理東西的聲音,接著又是不同頻率的打鼾聲,為之氣結又如何?只能怪自己不爭氣,這樣一點聲音就睡不著。
好不容易捱到早上五點,大家都起床了,daddy問我:「有睡好嗎?」我搖搖頭說:「沒有,大家都太猛了,躺平之後就打呼,太吵了,我睡不著。」daddy點點頭説:「我也是,左右夾攻,沒睡好。」唉,你們都不懂這種沒什麼睡的感覺。

類別:Nature, 未分類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