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紙飛機的快樂

身體蜷縮在睡袋中,依稀聽到「咚、咚、咚」與豬叫聲、雞啼聲,我睡在外頭最靠近門口的地方,我往左邊看,天還是黑的,但滲透了些絲的天光,我感到疲憊,不願再去猜測,鑽往那不是很暖的睡袋中;恍恍惚惚中,聽到旁邊的小朋友們都已經起床了,儘管沒有熟睡依舊疲憊,但還是跟著大伙兒起身盥洗。簡單盥洗完畢,入境隨俗吃了部落早餐,回到寄宿家庭中歇一會兒,瓊齡要我拿出橡皮筋來綁,一個接一個,此時有幾位小朋友很好奇看我在做什麼,我用手招了招他們,他們往我這兒靠過來,我和筱汶教他們串橡皮筋,小花照我們教的方法串,而另一位小朋友,則是把橡皮筋套在腳上,逕自串了起來,我和筱汶倆人則是驚訝的叫了起來,因為他串起來之後和我們的是一樣的!有時候,有些事情,是本來就會的,我們卻沒有發現,硬是逼迫他們學習我們的方式,好可憐的小花,下次一定讓你用腳串橡皮筋。這樣一來一往,串出來的是尊重與愛。
 
去學校之後,小朋友們在升旗,唱國歌(應該是吧?)我們站在後面,接著,我們走到小朋友們面前,一一作自我介紹。其實,作自我介紹是沒有用的,他們不知道我們是誰,叫什麼名字?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叫什麼名字?但是我想這些不重要,因為,彼此記得得,是這張【臉孔】啊!我們把小朋友分成四大群,一群給東華學生帶,淑美老師帶一群,我和筱汶帶一群,阿力與菊花帶一群,各自帶開活動,每團都使出看家本領、渾身解數的活動、遊戲。首先我們玩【老鷹抓小雞】,我們先示範,接著他們懂了,大夥兒就在這陽光下,奔跑著、嘻笑著,上頭是晴空萬里,後頭是青青山巒,這是森林小學啊,現在進行的活動,雖然簡單,但卻是最符合原始的
 
。陸續又玩了跳高,我發現,山裡的孩子們,運動細胞都非常好,跳高跳得很好,除了一些年紀較小的小朋友之外,剩下的大朋友很喜歡跳高,也非常勇於接受挑戰,好有森林孩子的風格。戶外活動進行完畢,陽光肆虐,我們進屋去摺紙。一間教室,中間以木板隔了二小間,上面的空間是互通的,牆壁是石塊推成的,所以一進屋就感到涼爽,前方有一個黑板,還有小朋友們的木製連條課桌椅,還有見到了在窗戶外頭看裡面的母親們。我們拿出A4紙,教小朋友們摺垃圾袋。一個一個步驟慢慢來,就深怕孩子們沒有跟上進度,摺完之後,看到自己摺的成品,孩子們眼神閃閃發亮,不禁笑了起來,我看到時,我也笑了,並要他們把自己摺的放在頭上當作帽子,教室裡見到的,是人人一領白帽子在頭上,好可愛噢!
 
接下來我們摺紙飛機,摺紙飛機是孩子們成就感最大的時候。當紙飛機完成了,大家在教室裡玩得不亦樂乎,還射到另一間教室去,另一間教室的孩子不甘示弱,立刻也學了紙飛機,再射回來我們這裡,現場看到的是紙飛機飛來飛去,互動攻擊,快樂極了。這樣還不過癮,孩子們決定到外頭比賽射紙飛機,看誰摺得紙飛機飛得遠,在豔陽下,一群孩子一字排開,手上抓了自己那架獨一無二紙飛機,在我們一聲令下,咻~,紙飛機在陽光下遨遊,也看到了紙飛機帶來的驚人快樂。
 
一樣是紙飛機,放在不同的城市,為什麼造成的快樂指數會不同呢?在午餐時刻,看到小朋友非常乖巧的排隊,一個一個等著領午餐,秩序井然,在領餐之前還會曲膝手掌雙合,表示感謝之意,再小心得端著手上的午餐,找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小朋友們會圍成一個圈,將午餐放在自己的前方,坐在地上靜靜的等所有人都領餐完畢,看到這裡,筱汶告訴我:「若是台灣的孩子,現在可能已經有人打翻飯菜了,而且一定是鬧哄哄的。」我點點頭表示同意筱汶講的。我注意到我們吃的午餐(和小朋友們是一樣的),一個鐵盤子,裝了白飯,旁邊有一鍋麵,裡面加了一樣菜稍加烹調而已,這樣就是午餐了。而我們這些外來人還加菜,有香腸和鰻魚罐頭,但我想應該更入境隨俗點,我們並沒有比較嬌貴,大夥兒吃什麼就吃什麼吧!就是因為親眼看到,親身體驗,以這角度看台灣時,「台灣有30萬兒童繳不起營養午餐費」,這是多聳動的標題啊?有多少人是「真的」繳不出來的?台灣有數不清的基金會、財團法人在資助等,也有失業補助,一天30元的營養午餐費繳不出來是讓我感到匪夷所思,但我相信「真的」有人困苦到如此;台灣是一個很奇怪的社會,以「陽春麵小朋友」為例子好了,這件事是因為經過媒體批露,引發社會共鳴,社會的善款像水一樣流進陽春麵家庭,正如淑美老師說的:「台灣的社會是只要你懂得求救,就一定會有人救你!」那沒有被報導的家庭怎麼辦呢?再者,媒體一直窮追不捨討論著,兒童的午餐要怎麼吃才健康?卡路里才符合?怎麼吃才不會有胖小子?然後請營養食品家開菜單出來,林林總總,讓我在部落看到孩子們的午餐,再想到台灣爭吵的營養午餐事件,就讓我作嘔,糟透了!我當然知道,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城市,不同的生活,在所有條件都不同的情形之下比較是非常不客觀的,但是,不就是為了吃那口飯嗎?在部落裡,看著孩子們吃著簡單的飯菜,那表情好似是食山珍海味啊?為什麼?因為知足啊!
 
用過午餐之後,下午TOPS的工作人員們帶孩子們活動、遊戲。我呢?因為沒有睡好而呈現懶散狀態,在微風的吹拂之下,躺在椅子上就睡著了。我發現部落孩子們做任何事都很盡力。看表演時每人都很認真看表演,吃飯時每人都很認真吃飯,眼睛總是炯炯有神直視前方的人、事。大朋友照顧小朋友,這是很美好的互動,在走調的台灣,這也是很可貴的。
 
傍晚時,孩子們走到田裡澆水,因為我也很好奇,決定跟著去。映入眼簾的是幾株果樹還有孩子們自己栽種的小小菜園。有已經抽苔的油菜,還有剛冒芽的菜苗,當然還有今天才要播種的白菜。好多雙小小的手,提著紅色澆水壺在菜園裡奮力灌溉著,這景象,對學了植物近十年的我是在熟悉不過了。從我有印象以來,家裡就是務農直到現在,一路求學從桃農園藝一直到屏科大植保系,都和植物脫不了關係,老實說,唸植物以前對植物沒什麼概念,到現在雖稱不上專業,但對植物還是有份很深很深的情感存在…。看到貧瘠的土壤,就直接想到「客土」,看到乾涸的土地,就想到滋潤,以我所學,這裡的土壤要達到正常生育狀態,必定要好好整頓一番,這裡沒有農藥也沒有肥料,要使土壤肥沃,恐怕需要運用當地的物材,在將來也才能永續發展。看到一畦一畦整得不是非常整齊的田地,就像犯了職業病一樣,蹲下來手抓了抓土壤,接著看到大石塊開始碎石作整地的動作,許多人看到我的動作,開始想到這是我的主修,就看到一群台灣來的大朋友,和一群甲良族的小朋友,大家看著我的動作依樣畫葫蘆在作整地的動作,Sam說:「終於找到妳的工作了,我看妳不要回台灣好了,留下來種菜!」我應聲說了好,低頭繼續挑石頭,石塊碎得差不多之後,我拿出看家本領,整平畦面,整完之後非常平均,大家直呼果然有練過(當然,否則這些年所學不就放水流了?)阿薰告訴我:「ㄟ,我發現妳現在好像比較開心了,看到植物眼睛都亮了起來,以後我就叫妳植物博士好了!」植物博士?別吧?我這是三腳貓基本功而已,只是我非常訝異阿薰竟然那麼細心的在觀察每一個人,當然我沒有心情不好,純粹是因為睡眠不好而疲勞罷了,還是很窩心受到關心。
 
回到村落時,看到一個未滿週歲的孩子在黃土上爬行,家家戶戶都是很熱鬧的樣子,孩子的母親也沒有制止孩子在地上爬,那沾滿黃土的小手和髒兮兮的衣服,在我看來就是原始的可愛。在台灣上哪去看這樣的孩子?每家的孩子都是整潔乾淨兼多才多藝,我曾見過台灣的父母帶孩子到公園玩,只能玩溜滑梯這類不會弄髒衣服的,玩沙?不行!那會弄髒衣服;跑跳?不准!那會全身汗臭,這也不行那也不准,這樣被扼殺童年,誰負責償還?我有位朋友在西非教華文,她比較了西非和台灣的孩子,發現在西非的孩子生活比較快樂,她說將來若是有孩子,寧願在西非長大而不是台灣!這也讓我深深的思考,為什麼是物質缺乏、各樣不比台灣強的西非?而不是現代文明、繁榮快活的台灣呢?
 
今天在學校待了一天,因為晚上無法盥洗(也不是沒辦法,傍晚部落已經很涼了,一點也不想洗澡,會著涼),我拿出溼紙巾擦擦小腿,白色的溼紙巾變成澄黃色的,因為部落沒有柏油路,都是黃土路,在部落中成了名副其實的【黃臉婆】啊!而膝蓋上有一大塊的瘀青,也不知道,現在擦腳碰到時才感到痛。用完晚餐之後,回到(寄宿)家裡,家裡好多人來串門子,每家每戶的門是防君子不防小人,況且,在這沒有的電視的部落中,吃完晚餐當然是到各家去串門子囉!所以村子感情才那麼好。此時想到台灣一則很誇張的新聞:有一戶人家遭小偷,但是鄰居以為他們要搬家,對遭竊是渾然不知啊!所謂的【敦親睦鄰】在部落中也是一覽無遺。來家裡玩的小朋友越來越多,筱汶當起英文小老師,教孩子們簡單的遊戲和英文,和孩子們的互動,雖然語言不通,但是我想肢體語言與那份美意也讓他們衝破了障礙。而我呢?看著他們的互動,拿出我的筆記本,仔細回想並記錄一天的活動,寫寫字作記錄。(不然你們以為怎麼可能看到我在泰北的見聞?本人記性差是數一數二的啊!)夜更深時,村子裡的人差不多都就寢了(約晚上十點左右),我和筱汶往更裡面走去,找尋一個可以坐下來看星星的地方。和筱汶聊到:我們已經很努力要融入村子中,而不是外來者、觀光客。「或許我這樣的想法很自私,但我希望他們永遠這樣生活下去…」筱汶說。「其實很多時候,都是以我們文明社會在作界線,我們知道怎樣是對他們好嗎?怎樣是對他們不好?都是以我們的眼光在作設定,可是妳想想,在我們來之前,他們不也是這樣安好生活了好幾百年,為什麼要因為我們的介入而改變了生活呢?」我說。「看妳如此熱衷公益旅行,有想過要投身當海外志工嗎?」在黑暗中,我們看不到彼此的表情,我問筱汶。「沒有!好多趟的公益旅行,當我看到了這許多的無奈,自己卻沒有辦法去作時,我會受不了,所以我還是適合短期公益旅行吧!」筱汶輕輕地講完這些話。是啊!像我們這些短期服務者,對環境與人群的了解不深,無法知道當地的NGO是否也有如筱汶說的,無法克服的無奈,這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最後,我們雙方都沒有開口說話,一語不發,同時看著天空,這裡有滿天繁星,對我們眨眼睛…。
 
本文入選中時部落格之【嚴選好文】

類別:2007 Thailand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