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晃盪(北竿)


再次眼睛睜開時已經是早上八點了,和Claire都賴了賴床才懶散的盥洗,整裝完畢,我們到港口搭小白船前往北竿(120元)。

南北竿只需要船程十分鐘左右,對於搭船會暈倒的人,可能還沒有開始暈船就已經到了吧!一下船看到的北竿樣,就覺是個荒蕪處,旅人很少,我們下船後坐在港口慢條斯理吃起早餐,飽足之後才開始研究今日要如何玩遍北竿。我們一致決定今日步行旅行,因為昨天租摩托車,縱使機動性很高,但還是項高額的費用,我們便以「雙腳」行走,走到哪兒是哪兒。
 
 
 
 
 
 我們在豔陽下行走,延著彎曲的路走著,看到遠方的漁船,我面向海摀著手大喊:「喂~」

Claire在一旁則是笑我的舉動。

過了一會兒,漁船上的漁夫也回應我們了。遠遠地,就可以聽到我們在海的倆邊此起彼落的喊著。

我異想天開告訴Claire:「他會不會開漁船回來接我們呀?這樣我們去過一天漁人生活好像也不錯哦!」

在我們越走近時,漁人大喊:「船要開啦!」

「等等我們啦!」我急了大叫,但終究我們還是沒能當一天的漁夫,只好繼續在炙熱天候下繼續走路,遠方看過去都是無盡的路,有點心寒的感覺,接下來看到手冊中的【天后宮】,我們才重燃戰火,認為步行旅行在北竿是真的可行的。
 
 
 
 
 
 
走著走著就走到了遊客中心,進去看了北竿簡報,但是裡面太舒服了,打了瞌睡。由於Claire前一晚沒有睡好,現在在豔陽下行走讓她感到有些不適與疲憊,我們就在雜貨店前方的松樹下躺著睡一會兒。隱隱約約,聽到一陣吵雜聲,在討論著搭公車的事情,被干擾的夢不美了,我起身走向雜貨店詢問搭公車的事情,接下來我搖醒Claire,告訴她我們不用走路了,可以搭公車(15元)。

「請問有到【芹壁】嗎?」一上公車我就問了司機大哥。

「只有到【上村】而已唷!」司機大哥好心告訴我們。

此時,旁邊一位婆婆告訴我們:「但是上村走下去就是芹壁了,我在上村下車,妳們同我一起下車,我再告訴妳們。」連忙道謝之後,公車搖搖晃晃駛向山裡,五分鐘後【上村】就到了,我們和婆婆一起下山,婆婆手指前方:「妳們看,前面有二條步道,走下去就是芹壁聚落了。」搭公車五分鐘,我們走路可能要走一個小時多吧!誰說沒有摩托車就到不了我們要去的地方?有公車呀!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腦袋轉,是吧?任何事情都有轉變的可能性。

到了芹壁聚落,這個聚落更迷人了,這是個面海的聚落,遠遠看過去,我會有身在希臘的錯覺,這裡有藍天白雲,有石頭房子,還有一座趴在海上守護芹壁的龜島,這一切美麗到不可思議,台灣也有那麼讓人驚豔的地方。

我告訴Claire:「我們現在先去【橋仔】,芹壁適合看夕陽,我們五點再回來這裡吧!」於是我們經過了芹壁,往更上方的橋仔前進。

在往橋仔的路上,差不多是正午時刻,我們背著裝備,揮汗如雨的慢慢前進著,走在這上坡路段,看過去無盡頭的道路,又再次安慰自己:「快到了!」也因為是步行,所以我特別留意路邊的彩蝶與野花,我看到了許多青帶鳳蝶飛舞著,也看見了路邊開著豔紅色的花朵,這些,恐怕是緩慢移動的我才看的到的,緩慢移動具有它的價值與精神。
 
 
 
 
 
 
到了橋仔聚落,先是看到色彩鮮艷的廟宇。馬祖的廟宇和台灣完全不一樣,這裡的廟宇大多是顏色鮮艷、色系少,最為特別的是屋簷,封火山牆是最特別的特色,造型誇張,讓人驚豔到忘不了,也深深愛上座落在馬祖的廟宇。在橋仔聚落有一攤綿綿冰(50元),儘管已是正午,是用中餐時段,但是走了八千里遠的路,曬了一甲子的豔陽,也沒有胃口,索性一人點了一碗綿綿冰,此時,大口挖入嘴裡的冰溶化的快感,就是旱後甘霖呀!
 
 
 
 
 
 
在涼亭吹著風,和Claire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當我醒來時,看見一位爺爺正在用福州語和另一位爺爺話家常呢!Claire醒來之後,告訴Claire我要到岸邊拍照,請她在涼亭休息等候我。我們背起背包繼續上路時,Claire:「我有很認真聽爺爺們的對話,他們都咕嚕呼嘍地講,真的聽不懂。」
 
 
 
 
 
我們循著路上的標示牌前進,這是一段坡度很陡、路段奇長的山路,我們是走走停停,邊聊天邊消磨時間。看著地圖離我們要前往的【塘崎村】還非常遠,我告訴Claire:「我們真的要去唷?還要走多久啊?」此時我已經坐在地上完全不想動了。

「可是我覺得快到了耶」Claire說

「怎麼可能?再這樣走下去,我們五點是不可能回到芹壁看夕陽的!現在折返還還得及!」我邊擦汗邊說。

Claire沉默了一會兒又說:「我們再走一下子好不好?」

我有些勉強的答應了,倆人又背起背包往前走。

走到一處,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瞭望台,我驚呼:「Claire,妳看,那裡好像可以往下看北竿機場耶!」

想到可以俯瞰北竿機場,彷彿是打了一劑強心針似的,腳步快了些,雖是揮汗如雨但少了抱怨,只想快快走到最高點。

Claire在遠方叫我:「Ivy!到了到了!」…眼前的景致,讓我忘了剛才的辛苦,也嘗到了【先苦後甘】的滋味。我們所在的位置,是馬祖的最高點:壁山觀景台,高度298公尺。可以俯瞰北竿機場、塘崎村落,向右邊望,可見到懸在北竿東部尾端,有著可愛名稱的蚌山、螺山兩島嶼,向左看去,有大坵、小坵兩島比鄰而列。在最高點享受風的吹拂,同時也知道,我們靠自己力量爬上來所看到的景致,一定和騎機車、開車的人看到的不同,我們所看到的是不服輸的感動!
 
 
 
 
 
 
壁山觀景台往在望的村落就是塘崎村了,因為不知道路怎麼走,我走到旁邊問了一位阿兵哥:「請問從這走下去就是塘崎村了嗎?」

「是呀!這條走下去就是了。」阿兵哥手比左邊的步道。

「噢!謝謝你唷!」知道塘崎村怎麼走了,心情非常好。

「可是…這條步道有蛇…」阿兵哥說。

Claire聽到有蛇,面有難色地說:「這樣還要走嗎?」

我瞪大了眼睛回答:「當然要啊!這是捷徑,走下去就是了耶!」便催促Claire快點走。

這其實就是平常山裡的登山步道,但由於很久沒有人走,旁邊的草都長長了,蘆葦花也開得高,植物相倒是豐富,過了一會兒,聽到Claire尖叫,並回頭抓住我說:「啊!有蛇,我看到蛇了!」Claire看似受到驚嚇,我連忙安撫她的情緒,告訴她:「我們不是有帶腳架嗎?把它拿出來趕蛇,打草驚蛇聽過吧?」Claire走在前頭,拿了腳架往兩旁的草叢東撥西弄的,而我在後頭則是敲打我的鋼杯,喀啦聲四起,壯大自己聲勢,就一路東撥西喀啦的安全下山抵達塘崎村。

抵達塘崎村時,我們往標示牌一看,赫然發現剛走的步道就是【壁山步道】,兩人心生不妙,因為我們看地圖,一直在找尋壁山步道回到上村,現在的情況是本末倒置,從塘崎走路回芹壁可能又是好幾小時的路程,當然我們也不可能再走壁山步道上去再從橋仔部落回芹壁,我板著臉問Claire:「為什麼妳堅持要到塘崎?這裡什麼都沒有!」

「我怎麼會知道啊?」Claire表情很難看,如喪考妣。

沉默了一會兒,我忽然想起早上那班次的公車的終點站就是塘崎,告訴Claire:「沒關係,我們可以搭公車回上村。」(15元)塘崎是北竿最繁榮的地方,有航空站,不可能連公車站都沒有吧?便在路上問一位婦人公車站怎麼走?很幸運地找到了公車站,到了公車站看到了早上在樹下遇到的那群國中生,我們又一同搭公車了,而我們也「又」再次在上村下車了,我猜想,他們心裡一定很疑惑,為什麼這二位背包上掛著鋼杯的姐姐又在上村下車了?

延著芹壁步道又回到芹壁聚落了,我笑著對Claire說:「妳看,我說過我們五點會回來看夕陽的。」

望著手錶,時針正是在五的位置上。
 
 
 
 
 
 
稍作休息之後,在這面海的小希望看著夕陽,吹著微風,慢慢吃著晚餐(180元),這一切,美妙到讓我們以為是虛構的,很不真實,但是我們的確正在做這件事。「從芹壁回到港口不知道要走多久?」Claire邊吃邊問我。

「我也不知道耶!我們晚上確定要睡廟裡嗎?」因為我們一大早要搭第一班次的船回南竿,廟就在港口邊,是個很好的選擇。

「我不喜歡香的味道,我睡外面好了,反正我有睡袋。」Claire這位教徒對香味一向很敏感。

「睡外面有蚊子,我睡裡面好了。那我現在去問老闆下山要走多久?」我說。

得到的答案是約三十分鐘左右,今天一早到晚上,也累了一天,Claire提議我們早點下山回廟裡休息,倆人便動身在這宜人的天候步行下山。在涼爽時刻步行滿是喜悅,沒有豔陽也沒有陡坡,讓我們說說笑笑下山。快走到遊客中心時看到一台紅色小客車經過我們,車速很慢,而我注意到副駕駛還探頭看了看我們,我嘆:「唉!真沒愛心,也不停下來載我們一程。」再走近時,看到剛才那輛小轎車上的人站在自家門口,問我們:「妳們現在要去哪裡呀?」

「我們今天玩完北竿了,現在要去廟裡了。」我非常狐疑為什麼要問我們。

「去廟裡做什麼啊?」大姐說。

「睡覺啊!我們沒有錢住民宿,現在要去廟裡睡覺了。」

「睡廟?不好吧?蚊子很多耶。我們家還有一間空房,要不要來我們家睡?」大姐說。

接著大哥吆喝我們到家裡坐坐,和Claire交換一個眼神之後,我笑笑的回答:「好啊!」便跟著進屋了。
 
 
 
 
 
 
一進屋大姐便很熱情拿著剛在塘崎便利商店買的紅豆抹茶冰棒給我們吃,接著和大姐聊了起來,大姐說:「我先生是馬祖人,這次是回來探親的,剛我先生叫我看窗外,看到倆個女生一人掛一個鋼杯,好像在行軍一樣。沒有載妳們是因為我們家就在前面而已啦!」我們也和大姐分享這幾天在馬祖的見聞,大姐笑笑的說:「是啊!馬祖人就是很熱情。我先生也是很熱情的,所以要我揀妳們二個回家。」後來我們聊到,發現大哥和大姐在台灣住的地方,竟然離我家很近,不出十公里的距離,我們的緣份竟然是在馬祖牽起的。

接著我們和大哥一家人一起吃晚餐。這是很傳統的馬祖餐,桌上的海鮮是爺爺在野外抓的,桌上的粽子是婆婆和大姐包的,水果是婆婆自己種的,魚丸湯的魚丸是嬸婆做的,餐桌上看到的林林總總,沒有一樣是花錢買的,自己自足的家庭,我欣賞。飽足之後,大哥大姐問我們今天去了哪裡?同時非常佩服我們步行走上壁山觀景台,大姐也力薦一間芹壁的傳統房子,說那房子是當地的豪宅,有著人形砌與精美通風口,整個建築和其他房子不一樣,問我們有沒有去?「沒有特別留意耶。」我說。

「很多人來馬祖都是走馬看花,完全不知道歷史與建築特色,很可惜。」大姐說。

隨後,大哥和大姐表示,若我們願意,他們可以早起開車載我們去看那房子,我想想,有當地人要帶我們導覽,這樣可以了解更清楚,有何不可?盥洗完畢之後,大哥和大姐帶我們參觀這馬祖傳統房舍。婆婆的家是傳統的馬祖房舍,外頭是石砌成的,內部架構都是木頭搭建的,連窗戶也是木製的。大姐說這房子是以前祖先留下來到現在的,有些地方有整修過,但是大體都是以前的模樣。我何德何能可以住到馬祖當地老房子?這喜悅已經溢滿到我的臉上、心上。

回到寢室,和Claire聊到截至目前為止,我們的流浪旅行,「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Claire說。

「這就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啊!這也是浪遊最迷人的地方,因為我們無法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在黑暗中對話。

「如果下次我遇到背包客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幫忙他。」Claire說。

「我也是,因為我們受到別人的協助,所以更有體會。」我說。
 
 
 
 
 
 
早上五點半,鬧鐘響了,我們起床刷牙洗臉之後在客廳等大哥和大姐。在大哥盥洗的同時,大姐和我們走到對面的板里國小,走到靠近沙灘的地方,大姐說:「前幾年的颱風把沙都捲到海裡了,現在看到的沙約是以前的一半左右,我想,沙要回復到以前的樣子,至少要十年的時間吧!」我見識到了自然的力量,這股強大的力量推著我,讓我不寒而慄。

大哥開著車,我們又去了一次芹壁聚落,看到了大姐說的當地豪宅,這房子我和Claire沒有特別注意到它的不同,大姐講解時,才赫然發現它的獨特,還好我們認識大哥、姐,並熱情的載我們再來一趟,不然我們就和平常的觀光客沒什麼不同了。

接下來大哥開車帶我們逛逛走路走不到的偏遠地方,去了「08通道」,據說這以前是不對外開放的,大姐直說我們運氣很好,來的時候就已經可以來參觀了。

「等一下繞去塘崎買餛飩湯!」大姐對著正在開車的大哥說,再翻過頭來告訴我們:「這是全北竿最好吃的餛飩湯,每回我們回來一定要去吃。」大姐幫我們一人也買一碗餛飩湯和一人一個飯糰,說是帶在船上,餓了可以吃。要給大姐錢,大姐堅持不收,笑笑說了:「又沒有多少錢!」當然,這絕不是錢的問題,而是人情溫暖的地方。大哥和大姐目送我們搭上小白船回南竿(120元),他們在碼頭猛對我們揮揮手,這短暫的相識,大哥和大姐待我們像親人一般,我們也對他們揮揮手,告訴自己:如果有機會, 一定會回來探視他們。回到福澳港,買完票坐在一旁吃著熱騰騰的餛飩湯,巧遇了在牛角請我們喝紅茶的酒館大哥,稍微聊一下我們之後的記事,大哥直說我們很厲害,最後我給大哥20元,請大哥幫我寄張明信片到英國,大哥允諾會幫我們寄,就離去了。

很高興在這裡還可以看到大哥,這也讓我的回憶倒流,回到了小酒吧的時間。

登上船,隨著船的搖晃節奏睡了,醒來時發覺餓了,拿出大姐買給我們的飯糰吃著,每吃一口都是美味與人情味,真是人間美味。要下船時,我們收拾自己的背包,睡我們對面床舖有一位男生看到我們,和我們攀談:「妳們是不是昨天在南竿?」

昨天?我們不是在北竿嗎?

「喔,不是耶,我們昨天在北竿,前天才是在南竿。」我釐清了日期之後告訴他。

「那就對了!我昨晚到牛角酒館,我告訴老闆有兩個女生來馬祖自助遊。」那男人邊收拾東西邊說著:「結果老闆說,我看到的不夠猛,我認識倆個女生背著背包,還掛了一個鋼杯到處流浪,那才厲害!」我不好意思的搔搔頭說:「哎呀!酒館老闆說得就是我們啦!」

我跟Claire說:「看來,我們在馬祖紅了!」

【寫在後面】結束了在馬祖的晃盪,我想馬祖並沒有大家口中說得不好玩,好不好玩的定義是看你怎麼玩?跟誰玩?還有,有沒有打開心胸去接受?若是我們是思想狹隘的人,對於發生的事情一概拒絕的話,我也會肯定的告訴你馬祖真難玩,但是我們並沒有,我們逆向而行,才能體會到別人無法體驗的經驗。


Categories: Taiwan, 未分類

4 Comments »

  1. 我也很喜歡馬祖
    好想再去一次。
    版主回覆:(10/17/2007 01:11:39 PM)
    我也喜歡馬祖,下次要去「東引」和「莒光」,還有大坵看梅花鹿。

  2. 好想到馬祖拍照呢
    妳的照片取景角度很不錯喔
    版主回覆:(02/19/2008 08:00:54 AM)
    馬祖有特殊建築與風情,喜歡攝影的人會愛死不想走,謝謝你的讚美。

  3. 馬祖好地方 陳高實在好喝 也有世界唯一的鳥
    版主回覆:(05/15/2008 11:12:22 AM)

    陳高是什麼?
    我下個月「可能」會去賞鳥。

  4. 陳高者陳年高梁酒也,說者好像是個酒鬼!
    版主回覆:(06/08/2008 06:29:32 AM)
    我後來有想到陳高是什麼。
    老吳,你快說是不是酒鬼。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