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親愛的,24歲生日快樂。

 
今天早上,我的「morning call」並沒有響。 今天依舊是庸懶的一天,心情沒有好也沒有壞。
 
昨天下午EJ神秘兮兮的說今天中午要吃pizza,連哄帶騙要我不要帶便當,我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我並沒有刻意張揚,也不需要慶祝,連我想要低調也不成。中午時,總務處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要我到總務處去領東西。拿在手上的是由新店寄來的郵件,看了上頭的地址,也不是新店小舅家的地址,打開一看,是「卡巴斯基」音樂錶!上頭寫了「祝 生日快樂 分子病毒實驗室 上」,再看看電話號碼,跑去對白板上的電話,是EJ的!我就載上音樂錶,逢人就問:「你問我現在幾點了嘛?」下一動作就是彈開音樂錶,顯示時間的同時,還有小學放學時的兒歌當音樂,整個下午,實驗室就是受我這音樂錶的迫害,唉嚎聲四起,但是我卻沒有放過這可以公然惡作劇的時刻。
 
回到家,弟弟打電話給我,說是在家門口,叫我領禮物,是一個很漂亮的盒子,上頭還有一條金色緞帶,我當場就打開看,裡面是一顆建達出奇蛋,弟弟說:「三個願望一次滿足啊!」我哈哈大笑,心想我這臭弟弟,鬼靈精和我這姐姐有得比了,但是感覺很好玩,這是不花大錢就有的創意和驚奇,請多和弟弟學習。
 
吃過晚餐,我竟然賴在沙發上咕噥說:「我好累,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我不去上英文課了!」是的,所以今天的英文課就讓我拿來過生日了。怎麼過?不就是在床上躺著發呆想事情,選一張喜歡的CD,開得大大聲的,期間,還會有不認識的人打電話來,但是不認識的電話號碼,就讓手機響著,還有CD在我的房間內奏起了交響樂。 我也覺得很砑異,這樣愛熱鬧的我,現在竟然是一人在家裡,很不可思議吧?這一陣子也不知道怎麼搞得,總是這要死不活的樣,而那二件事情早就不能影響我,而我卻一直以那為藉口,好讓自己光明正大的墮落,而這一墮落就到現在了,不過,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去買二瓶金牌啤酒,大口大口喝個痛快!
 
躺在床上想了一些事情,有很多不切實際的夢在飛,反正只是想嘛,愛飛多久多遠又沒有人管。也想到一些人和一些事情,我是一個很念舊的人,不管是感情上、友情上甚至是一些物品都是,不然我怎麼會留了從小學時代到現在的書信?一共有一百多封耶!還有每次電腦重灌時,有一些檔案是一定要保留下來的,失去那些,肯定讓我痛不欲生;還有,每次路過XX路時,總是不忘抬頭看看你住的大樓,期待是不是可以剛好見到你下樓來?我的理性是顯性,感性是隱性,但是知道嗎?理性背後所夾雜的感性是非常巨大的,巨大到我有時也難以負荷。 現在陸續有幾封簡訊祝福進來了,我這人一向痛恨科技祝福,我覺得很沒有誠意,但是再怎麼沒有誠意也比不上吭都不吭聲的人;也是啦,我平常待人不好,人緣差是自然的,那…以後我們都假裝沒有「過生日」這樣的事好不好?說穿了,再怎麼了不起的數字,不就是阿拉伯數字組成的嗎?
 
這樣讓我想起我是個濫情的人,因為我寫太多明信片給別人了。有些人的關係是很難定義的,或是是名義上的好朋友∕好同學∕好兄弟∕好姐妹?然後就利用自己的感性寫了無數的明信片,所以很多人是「無緣無故」、「從天而降」得到我親手寫的明信片…但也很矛盾,因為我這人很不要臉,常向別人討明信片來滿足自己蒐集的欲望…哎呀,這是無解的圈圈。可以肯定的是,我深信你會寫卡片給我,我在等那張飄洋過海的卡片…。
 
(已收到)
 
我要開始許生日願望了
 
一、希望grandpa快點好。
 
二、明年度的計劃可以going well。
 
三、不能說的祕密最希望被實現。
 
然後,我現在要下樓吃哥哥今天買的布丁了。
 
我親愛的,24歲生日快樂。
 
 

Categories: Dear Diary,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