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的被需要?

文章導讀:度假志工何時來?花蓮小孩在等你 「志工老師,我們需要您!」 花蓮縣富里鄉學田國小共有55名學童,由於地處特別偏遠,沒有足夠的就業機會,不少父母都離鄉背井謀生,造成單親、隔代教養學童比率高達40%,不少家長白天要下田工作,晚上或假日需要休息,學童回到家裡,很少有人能夠指導他們寫作業、學技藝、生活教育等等。 學田國小校長楊智璇表示,該校前校長許傳德於是想出「度假志工」的點子,號召遊客白天到花蓮南區旅遊,晚上住在學校,然後替學田國小孩童免費課輔。 「度假志工」在民國94年8月開始實施時成效良好,白天志工們遊山玩水,晚上幫孩童課輔、說故事、帶遊戲,或是生活教育等等。 可惜的是缺乏在西部、北部強力文宣,民國96年10月開始,「度假志工」每下愈況,校長楊智璇開始用電子信箱告急求援,無奈「度假志工」已經有半年未見蹤影了。 楊智璇為了招募「度假志工」,將校長宿舍四個房間騰出三間,每名「度假志工」每晚住宿只收150元、午餐40元,低廉的費用,為的是換取「度假志工」對學童的關懷與照顧。加入「度假志工」請上學田國小網站:www.stps.hlc.edu.tw。 資料來源: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607/2/10s16.html
照片說明:2006年在學田小學服務拍攝之校園照片。
 
在yahoo新聞看到這則新聞,對我而言不痛不癢。我不知道現在金車基金會還有沒有主導這活動?因為在活動結束之後,我根本沒有再去留意過了。只記得之後志工短缺,金車一直發e-mail給我們這些去服務過的志工,希望我們可以幫忙找人去當志工,這活動讓我那麼失望與挫折,怎麼可能再推荐給別人?我不做黑心生意的。
 
那年在花蓮,我真的有「我們被需要?」的問號。
 
昨天褚士瑩說:「你要去服務,但要知道你服務的對象需要你的服務嗎?還是你的到來造成他們的困擾?」在花蓮,我不覺得我們有被需要,只是不斷利用時間出去玩,住宿不用擔心而已,這樣也可稱為「志工」嗎?我也為我國內第一次志工服務行為感到可笑,那,造成這原因是誰的錯?是基金會的錯?學校的錯?志工的錯?還是學生的錯? 那時我們去服務一星期(五天),一人繳2000元(雙人房),含吃住,不含交通,那年,全台灣對這可是趨之若鶩,輪好幾梯次才輪到我呢!那為什麼現在每晚住宿只收150元、午餐40元,那樣低廉的費用,竟然沒有人參加?這不是很好很有意義的活動嗎?應該檢討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柔性呼喚可能會有些用,但畢竟都不是長久之計。 其實不管是國內抑或國外的志工服務,本質都是一樣,希望「受益人」是自己和對方,兩者皆有所獲得,到底在怎麼在二者之間取平衡,就是看個人功力了。
 
延續閱讀:VoVa教育明燈【非說不可】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iloveuk/3/1265031747/20060219150606
 
 

類別:Dear Diary, 未分類

1 則迴響 »

  1. 其實「教學」是一項專業。我們都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指導小學生,一對一的家教式教學或許\\\還可以,但是班級式教學或是混齡式的課輔教學,不是每位短期志工有能力做好的。
    另外,讓志工進入學校從事教學接觸學生,其實是基於參與志工都是品格高尚,犧牲奉獻的好人。學校是冒著風險引進短期志工的,可能因為學校相信金車教育基金會的徵選機制,所以對學校的呵責其實是不可承受的重。
    本活動就錯在大家都抱著太完美的想法而來,應該對本活動一本初衷(幫助偏遠弱勢學童及個人度假)的看待,若能從活動中體驗到其中一小部份,就毋需述說這項初萌發的活動。
    「是否真的需要?」這個問題,仍可修正為多元的問題: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在短時間下完成幫助他人的願望?自己是否仍一本初衷呵護這項剛萌芽的活動?到底是誰得到誰的幫助?自己的付出是否小於得到的?…

  2. 其實「教學」是一項專業。我們都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指導小學生,一對一的家教式教學或許\\\\\\\\\\\\\\\還可以,但是班級式教學或是混齡式的課輔教學,不是每位短期志工有能力做好的。
    另外,讓志工進入學校從事教學接觸學生,其實是基於參與志工都是品格高尚,犧牲奉獻的好人。學校是冒著風險引進短期志工的,可能因為學校相信金車教育基金會的徵選機制,所以對學校的呵責其實是不可承受的重。
    本活動就錯在大家都抱著太完美的想法而來,應該對本活動一本初衷(幫助偏遠弱勢學童及個人度假)的看待,若能從活動中體驗到其中一小部份,就毋需述說這項初萌發的活動。
    「是否真的需要?」這個問題,仍可修正為多元的問題: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在短時間下完成幫助他人的願望?自己是否仍一本初衷呵護這項剛萌芽的活動?到底是誰得到誰的幫助?自己的付出是否小於得到的?…

  3. to 樓上偉大的教育工作者
    針對你的談話我有幾點想要提出討論
    希望你不介意
    [其實「教學」是一項專業。我們都以為自己有能力去指導小學生,一對一的家教式教學或許還可以,但是班級式教學或是混齡式的課輔教學,不是每位短期志工有能力做好的。]
    你的上述理論我很同意,所以這也是為什麼版主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這些所謂的度假志工是真的被需要嗎? 還是只是主辦單位一廂情願的偉大理想? 也許學生們需要課後的輔導老師,提供他們學業上或是生活上的學習和教育,但是”短期”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另外,讓志工進入學校從事教學接觸學生,其實是基於參與志工都是品格高尚,犧牲奉獻的好人。學校是冒著風險引進短期志工的,可能因為學校相信金車教育基金會的徵選機制,所以對學校的呵責其實是不可承受的重。]
    基本上志工真的都是好人,而版主從頭到尾都沒有”苛責”學校,我不太懂你為什麼會出現上述言論?
    [本活動就錯在大家都抱著太完美的想法而來,應該對本活動一本初衷(幫助偏遠弱勢學童及個人度假)的看待,若能從活動中體驗到其中一小部份,就毋需述說這項初萌發的活動。]
    我覺得會當志工的人都是有著想法的,堅定的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義,有幫助的,至於完美的定義可能因人而異.不過當志工會經歷許許多多的現實面,看到許多險惡的事情,所以”太完美”實在不太可能出現. 我相信版主就是本著初衷才會希望主辦單位去好好思考整個活動的意義和執行,到底這樣的短期志工是否真的能夠進入當地學童的心房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服務.
    [「是否真的需要?」這個問題,仍可修正為多元的問題:自己是否真的有能力在短時間下完成幫助他人的願望?自己是否仍一本初衷呵護這項剛萌芽的活動?到底是誰得到誰的幫助?自己的付出是否小於得到的?… ]
    這段我就看的很迷糊, 我希望你不是在對版主質疑, 因為如果版主是個不在乎那些小朋友的人,是個藉此志工名義只想去那裡遊玩的人,我相信他在參加過後不會提出那麼多的問題和想法,而且如果你願意多看看他其他文章,你會知道他提出了許多想法和可能的改善選擇,並不是批評.
    我看完版主這篇文章,沒有感覺到他在指控自己的付出沒有收穫,而是很誠懇的提出他的疑慮. 所以我特此希望你能再次看過他的文章,也許因為這個學校是你之前曾服務過的所以對這個議題敏感了點,但是我相信既然你是個教育工作者,你應該是可以靜心以旁觀者角度去看整個事件的.

  4. to Kelly
    「針對你的談話我有幾點想要提出討論,希望你不介意」
    我很介意,您的所有論述,其實是帶著外界優越的角度來看待偏遠弱勢地區單位,想要為孩子多做一些事的嘗試。因為你說:
    「基本上志工真的都是好人,而版主從頭到尾都沒有”苛責”學校,我不太懂你為什麼會出現上述言論?」
    我不同意,你看版主所寫「活動讓我那麼失望與挫折,…我不做黑心生意的。」,至少我感受到他對主辦單位和承辦單位學校的大力指責,您應再細看他的文章。
    「這段我就看的很迷糊, 我希望你不是在對版主質疑」
    我是在對版主質疑,他對於活動的困難點其實探究的並不深,但他說這是一個黑心的活動,就已經對辦理的單位有了超越自己付出的批判,若真有心應在活動當中向主辦單位提出,而不是在網路上人人可見的狀況下,以一個黑心的活動來批評,這是一個不正確的舉動。
    我曾經在該校經歷過,所以不是旁觀如你,不了解而以你自己的文采強加論述,版主可能是很誠懇,但傷害學校和主辦單位的說辭被傳遞出來已然造成。我只是提出真實的感受,希望你能體諒。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