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的價值

 
今天是九月十九日,距離我的生日還有一個月,來到巴拉圭十一天,遇見了第一場雨。
 
昨天是氣溫36℃,今天則是因為下雨而呈現涼爽的15℃;街上的行人從小背心到長袖包圍巾,手上還提了把傘,以因應突如其來的大雨。這溫度變化像是場笑話,卻冷不防摑了我一巴掌。在台灣時,對於巴拉圭日夜溫差大非常不以為然,我以為住過屏東那樣而已,誰知道竟然是「魔高一丈」,以我十成功力在對抗,才打掉十分之一的魔高,所以必須為自己的輕忽付出一些代價,連忙吞了幾顆感冒藥。昏昏沉沉躺在床上,又讀了一次「傷心咖啡店之歌」,第一次讀這本書是大學時,現在讀這一本書的感覺和想法與當初讀時完全不同,和Zoe在討論這本書佔最多部分的【自由】,我感到非常過癮,因為已經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和他人討論關於書裡的想法了,Zoe的觀點讓我好奇,也更想看完後半段的傷心咖啡店之歌。
 
我們「需要」自由,所以做了自以為瀟灑的掙脫,但到最後才發現掙脫的不是真正的自由,只是想反抗這個社會舊有的枷鎖,一切一切,真的只是基於【需要】嗎?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一個想法,但我知道,我的腦袋裡面的確受到「傷心咖啡店之歌」一些影響,也因為如此,友人總是譏諷我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但是他們不知道,少女有一天也是會老的,於是老少女就登場了。
 
「你需要我需要你嗎?」有一天晚上妳問了他。
 
「啊?」他瞪大眼睛完全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於是妳又重複了一遍。這一次他重複著妳的話,小心翼翼答著,深怕自己的答案不如妳想像。
 
但是他終究不明白妳的意思,並且告訴妳這一個問題讓他感到非常沉重,妳就看著他從妳眼前站起來,走了出去,到外頭去吹吹冷風,而妳則是坐著不發一語;看到他的眼神因為妳一個問題而迷罔,妳感到非常地抱歉,於是妳告訴他:「對不起,我問了你一個很困難的問題。」
 
他依舊沉默。今天是雨天,外頭是13℃,聽說入夜之後可能只有8℃左右。
 
今夜,飯店有場婚禮,而我啊,隨著遠方那音樂,搖擺了起來。
 
 

類別:Love, 未分類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