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圭】耶穌會遺跡 the Jesuit Ruins

 
▲令人嘆為觀止的耶穌會遺跡,鬼斧神工的雕刻,至今日我仍然感動。
 
巴拉圭的夏日聖誕節,保守估計約攝氏40度,南半球的豔陽果然不容小覷,巴拉圭人人一壺Terere,其消暑解渴,同等於台灣夏天人手一杯半糖綠茶,透清涼。
 
巴拉圭境內的耶穌會遺跡(las Ruinas Jesuíticas)頗具盛名的原因,是因為這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為巴拉圭文化非去不可的地方,對於「古」有濃濃興趣的我,當然不會錯過。友人說地點偏僻也無趣,就是一座很大的廢墟而已,去了會後悔,但是不去又會遺憾,所以大多數人選擇「後悔」,因為至少去過了嘛,唯有真正去過了,才有資格說它的不是,不是嗎?否則憑他人的片面之詞就斷定,是一件不公平的事。那現在,我想為它平反了。因為我造訪過了。
 
映入眼簾的,除了一片甚藍的天空,還有綿延至盡頭無法忽視的綠色草皮,緊接著,成堆磚塊因歲月的割痕而呈現老舊樣,看上去有幾分蒼涼,還有更多孤獨的狼狽,試想著,四百年前,這裡有生活、人民、學校、教會等,為什麼當我到時,卻是眼前這模樣?我試著在這殘破的磚中尋找過去的繁榮。獨自走在這斑駁的空間裡,有一刻暈眩,彷彿時光倒回,陽光貼在我眼前,光點打亮我的思維,也跌回現實,方才,虛晃。手指輕輕撫摸這遭受霉菌寄生的磚頭,冰涼感由手指傳送到心裡,不住打了一個顫,對於次地,心存敬畏與無以描述的悲憫,敬畏的是對於過去的歷史、文化、建築深感佩服,悲憫則是眼前一切讓人感到悲傷,有的陪伴就是這片天空、草地,還有來來去去的旅人,包括我。
 
細細品嚐牆上的雕刻,驚訝於刀工的細緻,也推理著每個圖案所代表的意義,坐在陽光下,抬頭注視這建築許久,不知道有沒有人仔仔細細觀察所有的建築?與其代表的意義呢?小時候就對木乃伊非常著迷,更夢想成為考古學家,看到古建築更是無可自拔地迷戀,所以這一個「無趣」的地方,對我而言,就是一堂無價的歷史課,學費就是入場費,教授是眼前的所有。該怎麼形容耶穌會遺跡呢?是一個嗜古人的天堂,熱愛刺激旅行的朋友們,肯定失望,但是這卻非常符合我這常跳tone的味道就是了。
 
參考資料:耶穌會在十七、十八世紀期間,在南美(包括今日的阿根廷、巴拉圭、巴西南部、及烏拉圭)創建傳教區。這些傳教區屬天主教地區,全然獨立自主,設有自己的學校、醫院、教堂、工廠、法律等。傳教區屬理想類型的社會;居民共同在公有的土地內工作,所得的收獲,各人均分,而團體亦會照顧個人的需要。耶穌會於1609年建立首個傳教區,至十八世紀中葉,這些傳教區的傳教事業達到頂峯,他們當時擁有約三十個傳教區,十萬至三十萬印第安人皈依天主教。1750年間,殖民地勢力欲攫取此等地區的經濟利益及印第安人的勞動力,麻煩便來了,他們不惜引發瓜拉尼戰爭,而這場戰事及南美最具創意的傳教事業就在1756年因印第安人的戰敗而結束。1767年,耶穌會士被逐,傳教區結束。最後,傳教區空空如也,而印第安人被迫回歸到密林當中。今天,遺留下來的是當年某些傳教區的美麗遺跡及土著的語言:瓜拉尼語,現今南美洲國家巴拉圭唯一被官方認可的土語。印第安瓜拉尼人幾近絕種,到今天,他們的人數已銳減至五萬人。
 
 

1 則迴響 »

  1. 呵 想必妳寫這篇網誌的同時,12月的相簿已經整理完畢了吧~
    跟剛從巴拉圭來的時候比,我覺得最近沒什麼衝進了…真糟糕…我需要外界的刺激~~
    版主回覆:(01/29/2009 11:55:37 PM)
    沒有耶,耶穌會遺跡還沒有整理完,更別說嘎姑貝和之後去玩的照片,整理完自然會給你們,乖。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