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往「灑落在南太平洋上的珍珠」-吐瓦魯(3)

▲青年旅館Blue water lodge的女子三人房,左邊是我的大背包,所有家當都在裡頭,雅方直說我很猛,只帶一個大背包而且沒有超重就這樣到吐瓦魯了,重點是我所需要的東西幾乎都帶齊了,從衣服到維力醬、浮潛用具到英文課本一應俱全,所以不知如何下手打包的朋友們,下次我再開班授課。
【斐濟】Bula!Hola!
拖著疲憊的身驅出現在斐濟楠迪機場,望著冗長的隊伍,看著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到斐濟渡假,各各神揚飛采,只有我是止不住的呵欠與不耐,通關之後領了自己的行李,繼續排往過X ray的隊伍,到斐濟之前對於海關的嚴格與搞怪心存畏懼,頻頻詢問友人如何面對難搞的斐濟海關,但是我的所有行李都沒有超重,比較不擔心被卡油的問題(20 kg一件、隨身行李7 kg,laptop不算在隨身行李內)但是我的隨身行李是秤剛好七公斤,還加了一個小背包,裡面塞了一本很厚的「偽裝成獨白的愛情」和亂七八糟無法塞進行李的東西,也擔心因為這樣被罰錢。一一看了我前面所有人都快速過了X ray,服務人員還非常紳士將我的登山大背包和其他行李拿上輸送帶,然後我領了行李之後被一位胖女士叫住,她口氣非常不友善問我:「妳有帶食物嗎?」
「沒有。」其實我的背包裡面放了一瓶沙茶醬和維力炸醬。
她示意我將大背包拿到桌上,又問我一次:「妳有帶食物嗎?」
「沒有。」我刑不改名啊,靠北,就跟妳說沒有咩。
「那我可以打開看嗎?」胖海關問我。我點頭。(我可以說不嗎?)
但是我很害怕她要將所有東西倒出來檢查,因為登山大背包很難打包,東西拿出來,以我的功力不一定塞得回去啊。我的登山背包中間有拉鍊可以拉,我將拉鍊打開,她伸手進去翻看,拿出一個夾鏈袋,問我裡面裝什麼?「隱形眼鏡。」
我有猜到要被檢查行李,所以我交待zero打包時將沙茶醬和維力醬放在背包最底最裡面,才不會一打開就看到了,那我剛抵死說沒有就自動破功。
胖女士覺得無趣,要求從背包頂端看,一打開看見花花綠綠的東西問我是什麼?「我的內衣、褲。」此言不假,塞到沒地方塞了,打包到最後我才發現我的內衣褲擱在房間角落,趕緊拿進背包,就放在最上面了呀。胖女士不再檢查也不再說話,我問她:「請問我可以走了嗎?」她揮揮手表示我可以走了。
步出海關一肚子氣,天氣熱到我一肚子火,邊看我在網路上訂的青年旅館,他們說有機場接送的啊,看到有一個拿著我英文拼音牌子的男生在等我,後來才知道他是旅館的司機,一路上這小伙子一直跟我聊天,但我累得不想講話,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直到到了青年旅館。一進門口有穿花裙子的男士跟我說Bula,我卻拖口而出Hola!過好幾秒自己才發生講錯,我在南太平洋不是南美洲。
這家青年旅館叫Blue water lodge ,是我在台灣上網訂的,選定的原因是便宜,一晚約18USD,然後有機場服務、網路、可換錢,於是早早就訂了,但到了現場,無法換錢,我表示可以付美金,老闆說不收美金(網站上標價明明就是美金),我說那我要換錢,結果老闆說旅館沒有地方可以換錢,SHITTTTTTTT!我身上一毛斐濟幣都沒有,連搭公車去市區換錢的車錢都沒有,我很無奈,不是說可以換錢的嗎?老闆看我好像很煩惱也怕我不付錢吧,就叫剛才去機場接我那小伙子帶我去市區換錢,旅館離市區有一段距離,而且班次很少,我也趁機看一下斐濟長得怎樣。對斐濟的印象都是靠呂董說的,他將斐濟形容得像天堂一樣,我看了看,想著該不會吐瓦魯也這樣吧?到市區換錢,我拿100美金,我說只要換60美金,他說無法找我錢,於是我要在現場掏60美金,換完錢到旁邊超市買二顆蘋果、十張明信片,吵著要那小伙子明天幫我寄明信片,他說可以帶我去郵局買郵票,我衝進去買郵票,那小伙子說我要如何感謝他?我心想他真好,我回旅館給他海苔吃,之後車開到一所學校,他說要給他哥哥的小孩飲料,再繞回旅館了。
車子一熄火我準備下車,小伙子說:「妳要給我16斐幣。」嘎?啊?
「不是不用錢嗎?不是旅館老闆付嗎?」我眼睛睜大問他,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又問一次:「真的嗎?」
「真的。」小伙子司機說。
我不想跟他囉嗦太多,給他了16元關上車門我就走了,臭罵自己沒有問清楚,搭這一趟要台幣276元耶,貴死了。我去郵局買郵票他還叫我用跑的要快一點,還說他那麼幫我要怎麼感謝他?感謝個屁啦,海苔我自己吃。還送飲料咧!心情差到極點,旅館老闆說這邊不提供午餐,只有晚餐有得吃,我心想我可以去其他地方繞繞,便問老闆哪裡可以用網路?我想上網給情人寫封平安信。「這裡沒有網路。」老闆說。
啊?網路上訂時寫有我才訂的耶,竟然沒有搞什麼!我的臉越來越難看,就問:「那哪裡有可以用網路的地方?」
「走出去轉角最大家那一家hotel。」老闆笑笑地說,我都笑不出來了。
回房間休息一下,這是女生房,三人一間,其中一床已經有人了,那女生不在,背包放在床邊,床頭還有一本原文小說,我心想是背包客呀,之後我便出去晃晃,看有沒有東西可以吃,然後去問網路一小時多少錢?「一小時八元。」看了看時間,才早上十一點,聖文森才晚上七點,這時候上網風險較大,你要做菜吃飯洗澡等,於是我先回房間睡覺,將鬧鐘調到下午一點,我實在累壞了,沉沉睡去,鬧鐘響了,我就立刻衝去飯店用網路,因為聖文森是晚上九點。連上網路,好奇怪的感覺,好像我已經和世界脫節很久了,你看到我上線又驚又喜,直問我好不好?我說我累壞了,這裡的電腦有webcam,卻沒有麥克風,我將自己的麥克風拿出來,跟你視訊和講話,我感動到快要哭泣,有很多外國人來使用網路room,所以我只能小小聲講話,一邊偷看大家都在做什麼,大多都是查資料,要不就是facebook,我登入MNS,胖胖、ce姐、阿光、阿國、K elly有跟我聊一下了解我到底如何,我與世界連節感到非常興奮,胖胖問我斐濟如何?我回答她是countryside!我一次買二小時,一張卡一小時,一小時之後莫名其妙被切斷,我又輸入另一張密碼,十分把握使用網路和情人講話的時間,因為一直有其他人使用網路,我不好意思太大聲講話,最後幾分鐘時終於只剩我一人,我告訴情人:「為什麼要只剩一點點時間才剩我一人?我要跟你講話。」於是我們在大喊:我愛你∕妳、我好想你∕妳,之後時間到了,網路被卡了,話都沒有講完,我好失落…。
【插播】在旅館我太閒,開始換算所有在斐濟的開銷折合台幣是多少,結果你們知道嗎?上網一小時8JFD是139NTD!搶錢呀,在台灣的網咖也才20元,所以我在斐濟有跟我連絡上的朋友們,你們賺到啦,一小時近140元耶,天價呀天價。帶著失落的心情回到旅館,我拿出在超市買的明信片,第一張就寫給情人,訴說這趟旅程的種種與思念,整個下午我都待在旅館吹冷氣寫明信片,中間我的室友有回來,是一位微胖的金髮女生,笑容可掬和我打招呼,便聊個幾句,中間她去沖澡,我繼續寫明信片,忘了時間感的我,吃了Meara給我的海苔,那女生洗完澡邊穿衣服時邊對我說:「今晚在樓下我們有一個party,妳要不要一起來?」我也很想,但是我一點都沒有力氣玩,而且我要搭隔天早上八點飛機,需要早起,便搖搖頭說:「應該不會吧,我今天很累,想要早一點睡覺。」她笑笑沒有說什麼,然後她躺在床上看她的原文小說,我還在寫字。傍晚了,那女孩換上細肩帶露背裝,換上一條飄逸的裙子到樓下參加party了,天也漸漸暗了,我開始覺得肚子餓,我吃了一顆在超市買的蘋果,接下來三人房的最後一位入住女孩到了,老闆幫她背背包進房間,並問我明天要幾點幫我叫計程車,我說早上六點,接下來三號女孩去洗澡,她的臉很臭,完全沒有跟我說話,我身體不適喉嚨焦痛,去樓下討一些熱水喝,工作人員不明究理為什麼我要喝熱開水,叫我去外頭酒吧裝熱水,但是沒有看到可以裝的地方,看到老闆我立刻請老闆將水瓶裝滿熱水,讓我暖呼呼的捧上樓,喝了點熱水,疲憊的身體得到舒緩,洗個熱水澡之後就就寢,因為我實在是累壞了。

類別:2009-2010 Tuvalu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