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眼底裡的淚光

12863_167565376087_2213098_n  

我想,很難忘記妳眼底的淚光。

日前參加友人的婚禮。

我們同班七年,這樣的緣分也是很深切的。當我看到新嫁娘坐在那裡梳妝,不知不覺就會回想起過去求學的時光,許多讓自己會心一笑的過往,讓自己笑了起來。想著,這樣也就過了十幾年了。同一桌的同學們,都是為人妻為人母,攜家帶眷來喝喜酒,總有歲月匆匆的感嘆。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不再年輕,這念頭很是強烈。那天妳坐在我的旁邊,看起來很是精神,自從妳生完小朋友去探視一次之後,就沒有再見過,這次在喜宴遇到也是驚喜。有人說參加喜宴就像是參加小型同學會一樣,我不是很喜歡參加喜宴,有一些人想見,有一些人不想見,參加喜宴是一種賭注,不過,新人總是會體貼地為我設想,讓我感動之餘,也願意出席祝福與擁抱。和妳聊到小朋友,妳說因為忙碌於工作,小朋友都會安置在娘家給母親照料,剛開始的時候,孩子不見妳,會嚎啕大哭,妳的心揪著痛著,後來孩子習慣了,在妳要離開的時候,會笑著和妳說再見,此時,妳的眼底有淚光,我想我知道妳所激動的心情。還記得過去聊天的話題是很浪漫很天馬行空,現在因為身分的轉換,十幾年後,我們聊天的話題,也是圍在這一個畫好的圈圈中繞著,不是刻意,是自然而然,我懂。希望妳們都可以很幸福。Love

前一陣子得知友人即將從中美洲轉派到吐瓦魯,而我則是焦急的想要知道妳還在不在吐瓦魯。還記得我們總是吵吵鬧鬧,在旁邊的人都一一離去的時候,只剩下我們兩個人留下,從那時候開始,我們才正式把對方視為最好的朋友。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上妳那兒串門子,我們什麼都聊,聊開心的事情,聊傷心的事情,無所不談,妳是我在吐瓦魯最好的朋友。過去我們還會利用skype聊天,後來我也忘了我的skype密碼,當然也斷了聯繫。最後一次聯絡時,妳告訴我妳生了一個兒子!當然我也時時掛念著妳。友人抵達吐國,安頓好之後,我立刻請友人協助,繞繞看看妳還在那個遙遠的小島國嗎? 擔心友人不知道我到底在說誰,我是找出我們的合照,仔仔細細告訴友人妳住的地方在哪裡,旁邊有什麼東西blabla,深怕友人錯過了任何線索。最後我把我聯絡方式交給友人,請友人轉交給妳,終於,網路力量無窮,我們連絡上了。看了妳分享的一些照片,有好多過去我們在吐瓦魯打鬧兜風玩耍看海的照片,那一刻,我的眼底泛起淚光。在小島的時候,拼命想要離開,回到都市叢林每天庸庸碌碌卻想要回到小島過優閒生活與妳一起鬼混…妳問我,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再見面? 我說很快的,其實心中沒有一個想法,究竟是何時? 我會時時念著妳,一直到我們再次見面那一刻。 Love

 

 

類別:Dear Diary, 未分類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