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遺忘的美麗

女主角昨天生活在南非祖魯蘭一個遙遠的村莊。她在那的生活並不容易:物資缺乏也沒有現代的便利設備,並且她的丈夫去很遠的約翰尼斯堡當礦工。但她擁有晴朗的大自然和給她極大喜悅的七歲女兒美麗。使昨天在飄搖的生活下獲得平衡。但突然間她被診斷出得到愛滋病,必須去遠處治療她的病症。美麗是她的生活重心並將於一年後入學。而昨天卻從未有機會去學校唸書,因此她立了一個心願-希望在美麗入學的第一天,她能與所有其它的母親在一起,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
被喻為南非電影工業一大轉折點的「永不遺忘的美麗」,不僅是首支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南非電影,同時是第一支以祖魯語發音的影片,該片導演詹姆斯路德高興的表示,能夠被奧斯卡提名感到無比光榮。而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得知本片入圍奧斯卡後,讚許所有拍片人員取得的不凡成就。並表示在對抗愛滋病的鬥爭中,實在需要這類故事題材說出人類面臨愛滋病的挑戰和悲劇,更要為人們帶來希望。
「永不遺忘的美麗」是我在世界展望會上所看到的,而我選擇走入戲院去感受。
場景的勾勒,豔陽高照,荒蕪一片,昨天帶著美麗徒步走去看醫生,兩人不以為苦,甚至還討論著,為何我不是鳥,我不會飛?這是第一幕所受到的衝擊。
在非洲醫療資源缺乏,而且就醫不便,此時讓我思考,台灣的建保制度卻已經是到了濫用的地步,我們幸運也幸福,但是這些卻是不足的,應該要發揮愛心,幫助真正需要協助的人,讓我萌發到非洲當志工的想法。
現代,講求平等與自由,在非洲排外保守的鄉下,女權卻是受到剝削的,昨天被他先生毆打,默默哭著回家去,他先生知道自己染病之後回到家,昨天卻也沒有嫌隙,蓋小屋照顧他,讓人動容。但在台灣呢?哪位女性可以忍受家暴?哪位女性可以忍受自己的丈夫傳染愛滋病給自己?以同理心而言,我都不確定我可以像昨天一樣,如此對待他的丈夫。這又充分表現了昨天的堅毅。
你念過書嗎?你坐過汽車嗎?
在台灣,答案都是肯定的。
非洲生活已經極為困苦,更遑論是受教育?更遑論是追求物質的需求
非洲生活的訴求很簡單,就是活下來。在台灣,要幫助他們其實很簡單,平時少買一件衣服,很喝一杯飲料,用行動去認養小孩,就是幫助。近期內,我會開始評估,作一位資助人。

Categories: Film,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