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怎能不悲傷?

貝多芬若是沒有了音符,世界靜然
畢卡索若是沒有了畫筆,世界黑白
徐志摩若是沒有了文字,世界無味
你缺少了什麼,會讓你靈魂解離?
在同儕之間的互動,我稱得上是漠然,我不主動和同學、朋友連絡,所以得知他人的消息,總是經過第二手、第三手,或是時間更久之後。
那天心血來潮上了MSN,看到你寫要等待一個奇蹟,基於好奇心問了你,你告訴我你前些日子發生一場車禍。我發現不太對勁,看了你的網誌,「右膝蓋粉碎性骨折,右眼神經受到壓迫,單眼看不到…」,才驚覺你受到如此大的創傷。
你知道你非常沮喪,因為曾在運動場上叱吒風雲的人,現在再也無法威風凜凜的現身了;那雙像裝了彈簧的雙腳,再也無法飛躍了…,那雙我讚賞過美麗的眼睛,也無法雙齊看世界了,在在在在,教我怎能不悲傷?
前些日子,我們還一起討論你將來的規劃,我還給你許多意見,怎麼才一眨眼的時間,計劃全崩盤了,你被迫接受現在的打擊與改變。改變的,不只是你的身體病痛,有更多的是需要勇氣來接受與承受。
今天你在醫院打電話給我,電話那頭聲音吵雜,我猜想應是充滿了消毒水與忙碌的氛圍吧!
「結果怎麼樣?」我很緊張的問你。
「就這樣吧!」你幽幽地說。
「這樣是怎樣?會好嗎?」我的語氣滿是緊張。
「醫生說可能不會吧!神經受傷…」
我忽然想起你的表情,可能是呆若木雞,雙眼再也無法綻放出光芒,就教我感到悲傷。因為我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的生活,還有,在將來要如何向別人提起這件事,難以啟齒的悲傷。
我想,你現在需要的,不是我們的安慰,因為安慰是無濟於事,你需要的是休息,讓身心休息、調整到最佳狀態,才能再次飛躍、再次閃耀。
(星期三若是時間允許,我會去探望你)
By Ivy Lee

Categories: Dear Diary, 未分類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