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朋友

記得陶喆有一首歌是【普通朋友】,沒有為什麼,只是認為「普通朋友」這四個字下得太精確,讓我忍不住想喝采一番罷。
 
 這趟短暫返台,朋友們聽說我回台,想與我吃頓飯或是喝杯茶,但我都一一拒絕了,友人問我為什麼?我輕描淡寫地回答沒有為什麼,就是不想嘛。
 
有一天我到友人家吃便飯,她隨口跟我說:「我覺得妳的朋友好多哦!」 飯扒到一半,差點沒有吐出來,我說:「別因為我接了幾通電話就覺得我的朋友很多嘛,我其實沒有什麼朋友。」
 
「哪有,我才沒什麼朋友呢!」友人夾了菠菜入嘴邊說著。 
 
那一天下午,我們就在討論著誰的朋友比較多這遊戲,一直到昨天晚上,情人問我為什麼今天去台北修完電腦要去見一位朋友?不是都不見友人的嗎?我在心裡想著,因為這位朋友不會讓我感到有壓力,不會有逼迫感,會聊得比較開心,而且可以激發不同的想法,而不是我一昧地被壓榨,也不會像許多人一樣,抓著我逼問我在巴拉圭如何如何,說真的,我非常厭倦別人問起我在巴拉圭的生活,吃喝拉撒睡全部問過一遍外加文化衝擊與志工偉大的抱負理想,我啊,逃之夭夭。
 
 這一篇不是很正統的抱怨文,只是為我奇怪的個性再添一筆,不是我愛炫耀,也不是我喜歡低調,許多人想知道我為什麼要離開巴拉圭?又為什麼此刻身在台灣?又為什麼將轉派到南太平洋小島國繼續我未完成的志工生活?一連串的為什麼將我打造為一個很神秘的志工,無可奉告無可奉告,因為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類別:Dear Diary, 未分類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